不要怂

不辞冰雪

世界在变得更好,真有幸能参与其中。

考完试出来听到最好的消息。

愿每个人都有爱的自由。

74

好的不怂。会有车。
等我这周考完最后一门。写不完不改名。

5 16

11.5 2:43

考完三门回来看。

???
RPS还有语C……

10

会心一击!

2 6

一个迷人的身高差

5 9

“这温柔就是回答”

9 21

嘿嘿⁄(⁄ ⁄ ⁄ω⁄ ⁄ ⁄)⁄

2

“不许!”梅宗主登时黑了脸。

这龙珠乃是天庭珍宝,哪怕如今就落凡间、宝珠蒙尘,也有重任所系,岂容这只素无正形的鸽子精染指?

可那鸽子精自从见了那靖王殿下一眼,便失魂落魄,吵着闹着要看美人,梅宗主发了脾气,划下结界责罚与于他,任凭那胖鸽子现了原形可怜兮兮,也不理不睬。谁知竟到底低估了他的决心,午夜时分鸽子精依然向外啄去,折了翅膀见了血,终于化了结界。

跌跌撞撞想溜出苏宅去隔壁瞧瞧美人睡了没,却奈何水米未进,嗷呜一声歪倒在地。

3.

梅宗主实在拿这鸽子精没办法,毕竟在他身边待了这些年,虽然嫌弃,却到底有些相伴之情。可这靖王他也是非见不可。

梅宗主到底是仙界第一麒麟才子。

知晓怕黑是这鸽子精的命门。

他便遣仆从甄、黎二人和童子飞流用法术掘了地道,通向靖王府邸。

鸽子想见美人,又实在怕黑,每日在地道口呜呜咽咽,好不可怜。

5.

这一日与誉王周旋多废了些心力,梅宗主到底仙界中人,多日沾染凡间烟火、又不得抚仙湖水滋养,难免心神有些不济,推门走入密道时,竟未留意什么东西一闭眼跳进了他的袖子里。

6.

春水染宫墙。

今日休沐,靖王未着朝服,朱红里衣外只着常服,发丝倒是一丝不苟束在顶上,远看过去竟不像天家贵胄,更似寻常人家的小公子。

“苏先生请用茶,”他颔然一笑,抬手给自己倒了白水,正想一饮而尽,忽见那梅宗主袖口里有一团白羽慢悠悠钻了出来,竟是一只胖鸽子。

只见他双眼紧闭,像是惊魂未定,脚下亦哆哆嗦嗦的,走了两步就歪倒一旁,四仰八叉喘着气。

萧景琰见着新奇便问,“这是苏先生养得鸽子?”

梅宗主被问得一愣,心里咯噔一下,还为及反应,萧景琰的手已经伸过来,拇指轻轻抚向那鸽子的肚子。

7.

那鸽子精前些日子失了法力,暂时变不成人形,整日蔫儿了吧唧,如今只不过被摸了一把,便倏然一个激灵精神起来,整个变成了粉红色。

仰着脖子咕咕直叫,绕着靖王殿下的手打转儿,蹭来蹭去,俨然一副春日鸟兽发情的蠢样子,哪里还像琅琊仙山养出的鸽子精!

靖王殿下见状,一只手伸也不是,收也不是,有些求助得看向对面。

梅宗主抬手捂住了眼睛。

这他妈可真是太丢人了。

TBC

惊天八卦!新政府官员明楼和他的秘书阿诚有不为人知的地下情!


18

关心则乱。

有些念头一旦起了,便忍不住多想:这八卦小报上把他堂堂明长官写得处心积虑,阿诚看了岂不是要误会?

明长官思前想后,决定先打预防针。

赶往和平共建大东亚共荣圈的舞会路上,明楼酝酿良久,拿出了长兄的腔调,“阿诚啊,你要知道,现在的报刊媒体总爱胡写八写,要是看到他们瞎说什么,千万不要放在心上……”

“嗯。”明诚点点头,踩下刹车在路边慢慢停稳。

见他神色有异,明楼忽然恍然大悟,“怎么,你早就知道了?”

“是,”明诚实话实说,“于曼丽那边来消息说昨天执行任务有被人拍到,摸不清是八卦小报还是76号的特务,我下午为此专门去报馆落实,就看到了今天的报纸。”

明楼听到这话,脑子里嗡嗡作响,依然佯装镇定,“到底是什么人胆敢造谣,一定尽快把他揪出来!”

话音未落,车门已经打开,明楼才一下车,便看到记者们推推挤挤,明诚挡在他身前险些被撞倒,明楼见状下意识去扶,手才揽上明诚的腰,闪光灯便争先恐后亮了起来。

明楼心里一惊,待明诚站稳,迅速将人拉开了距离。


19

明诚从他胸口抬起头,一双眼睛定定注视着他,用只有二人听得见的声音小声道,“跟阿诚一起被拍到,让大哥不开心了。阿诚知道了。”

不等明楼答话,明大管家转身就走,只留明楼一人待在原地,接受围观群众半是谴责、半是同情的目光洗礼。

“快去追呀!”人群中忽然有个声音大着胆子提醒。

明长官醍醐灌顶。



20

一整晚上明诚都忙于应酬,对一旁的明长官看似敬重有加,实则爱答不理。

明楼倒也不恼,晃着酒杯看舞池中的明秘书八面玲珑、进退合宜,不论探戈还是华尔兹都跳得有模有样,“果然是我教得好”,明长官洋洋得意,目光从脖子移到肩颈,从腰移到腿……

居然怎么也看不够了。


21

“阿诚,去买两张电影票。”

明诚握方向盘的手一僵,目不斜视道,“是,先生,我今晚直接给汪小姐送去。”

“不给她送,”明楼第一次觉得,有些话说出口来这么难为情,却又这么让人期待一个答案,“我是想问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大哥?”

今天明长官破天荒坐在了副驾驶,明诚只需要稍稍偏过头去,就能看见明楼红了的耳廓。

“专心开车。”



22.

当你打定主意想跟自己的弟弟谈恋爱时,整个上海滩都会帮你。


23.

比如今天看电影的路上,卖花的小姑娘激动得语无伦次塞了一枝红玫瑰给两位明先生;

又比如电影院这一场本来是喜剧片,见两位明先生走进来,经理哗啦一下撤掉了海报,下令立马换上爱情片;

再比如大姐支使明楼去给自己买首饰,老板抬出一大盒戒指,说什么也要卖一对给他;

就连雨伞店的老板都宣称自己整家店只有一把大伞,其他所有都概不出售……


24.

他们像很多年前一样并肩走在一柄伞下,明楼执意自己来举,阿诚想起许多年前自己又瘦又小,放学之后被大哥牵着手走回家,抬头看见大哥的头顶都被雨水浸湿了,他想伸手摸一摸那柔软的发梢,却因为个字太小够不到。

如今能够到了。


25.

其实许多事他们多年来其实也一直在一起,而如今做起来却别有了意趣:诸如一起吃早饭,一同上下班,一个拉二胡给另一个伴奏唱一段京戏,分享一本诗集里最愚蠢的句子,买同样的手套然后交换其中一只。

更多时候,他们只是习惯性看向对方,然后交换一个眼神。



26.

迎面走来一对夫妇,老远就认出了明楼,“明教授你好,多年不见了,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夫人。”

明楼点头与对方寒暄,继而介绍,“这是我的管家阿诚,” 感受到对方想从臂弯里把胳臂抽出来,明楼反而伸出手牵紧了阿诚,“也是我的爱人。”

把人安安稳稳我在手心里,明楼感觉十分好。对八卦群众的过分热情,竟也表现得不再介意。


27.

仙乐斯重新开张的这天放烟火了。

明楼低下头来,和阿诚离得很近很近,近得可以看见他睫毛颤抖的弧度,还有眼底一万颗温柔的星星。

明诚鼓起勇气抬起头来说,“大哥,其实那些八卦消息,都是我找人放出去的。”

可是烟火声音太响了,明楼仿佛没有听到,他已经低下头来,落下一个小心翼翼的吻。


28.


  闭上眼睛之前,阿诚心想,如果你全心全意想和自己的哥哥谈恋爱,那么全宇宙都会帮你的。

  现在他们要接吻了。


29.

  后来有一天,明楼和明诚在红宝石饭店吃饭,正好被徐天和田丹撞见,明诚记起自己在她那里买过西药,彬彬有礼得打了招呼。

田丹瞥了一眼对面闷头闷脑的徐天,只顾喝咖啡半句话都没有,于是抬头向这两位上海滩人尽皆知的绯闻男主,笑眯眯问道,

“听说两位明先生都是法兰西留学回来的,想必非常懂得罗曼蒂克吧?”

  
30.

  当然。 

  他们两个是罗曼蒂克本身。


The End

惊天八卦!新政府官员明楼和他的秘书阿诚有不为人知的地下情!

  

10


新来的小间谍新之助从没见过明长官门口围着这么多人,报效天皇的热血一下涌上心头,他拿起他的小相机,就使劲儿往人堆里凑。


明长官办公室的门被拉开了一条缝。


明长官正发着脾气,开口就要骂人。


阿诚视若无睹,端了水过去,“好了大哥,先吃药。”


明长官还待发作,已经被人按住了肩,阿诚低头抿了一口杯中的水,径直递到明楼嘴边, “不烫。”


明楼从善如流,低头吞下了阿诚手心里的药片。


“咔嚓。”


新之助觉得自己端相机的手都在抖。


  


11


秘书室的小张跟小曹说:“你知道吗,今天早上在办公室,明长官和阿诚先生喝同一个杯子里的水。”


小曹跟机要室的小郑说:“明长官和阿诚先生在办公室喝同一杯水,这不是间接接吻吗?”


小郑欢天喜地地跟自己妹妹汇报,“明长官和阿诚先生在办公室接吻了! 


小郑的妹妹万分激动向同班同学分享,“天啊,明长官和阿诚先生在办公室做那种事!”


……!!!


12


今天整个霞飞路的报纸都脱销了,阿香没办法,刻意从三角地菜场捎了一份回来放在大小姐书桌上。


“什么?反了他们了!”明镜董事长看到报纸,火冒三丈,一拍桌子,整个明公馆都抖了一抖。


“大姐,大姐你别生气……”小明幸灾乐祸,出言相劝。


“你看看你这两个哥哥,家里这么大地方,不够他俩折腾吗,要到办公室里去丢人现眼!”


……???


13


全上海都知道新政府官员明楼和他的秘书阿诚有一段地下情,只有明长官本人对此一无所知。



14


可终究纸包不住火。


戴局长让他与一位潜伏在上海的部下碰面,此人名王蒲忱,代号毒蜥,经营一家杂货店。从杂货铺门口顺手拿起报纸的一瞬间,明长官心态崩了,脆弱得像个十四岁的卖花姑娘。


“一派胡言!”


明长官大骂一声,险些忘了前来接头的任务,随后大手一挥,将摊上所有的八卦小报悉数买下。


“大哥,你公文包里装的什么这么鼓?”阿诚从后视镜里望了望,随口问道。


“没什么。”明楼铮亮的皮鞋尖儿踢了踢座椅下装满报纸的箱子,也不知道自己在心虚什么。


15


《真爱传奇:是手足兄弟,也是亲密爱人》

《贵圈真乱——疯狂前女友只是幌子,明长官心上另有他人》

《经济学家明楼不为人知的真面目:包藏“祸心”二十载,弟弟竟成童养媳》

《明诚真实身份大起底:貌美如花小保镖,睡衣早餐阿诚嫂》

……


明长官将自己关在办公室内,气得面红耳赤,伸手托了下巴,摸到光洁的下颚,忽然惊觉从阿诚也同他到法国留学之后,自己就再也没亲手刮过胡子。


16


“先生,你要的咖啡。”明诚推门进来,明楼连忙把报纸塞进抽屉。


“都跟明台学得臭毛病,进门也不知道敲门。”明楼抬头呵斥,心里却不知怎么咚咚直跳,在外面要叫先生是自己吩咐阿诚的,可现如今这个称呼停在耳中,居然觉得格外别扭。


明诚愣了一下,“先生,我敲门了,你没听见?”


明楼咳嗽一声,有些不自在得别过脸去,指指明诚手里的咖啡,“现在不喝,先放那边吧。”


“是。”明诚闻言转身到茶几前,迅速弯下腰去,只见他身子笔挺,手却分毫不抖,明长官不由自主斜眼偷瞄过去,目光顺着笔直的裤线缓缓上移,直到落在浑圆紧绷的臀部上面。


明长官鼻腔中忽然感觉一阵热流。


17


1940年2月13日下午1点38分,上海新政府办公楼内,经济司要员明楼发现自己忽然对他的秘书弟弟兼私人管家阿诚,动了一点不为人知的小心思。


TBC

 
1 / 30

© 不要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