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吸

喜欢我吧(⁎⁍̴̛ᴗ⁍̴̛⁎)

惊天八卦!新政府官员明楼和他的秘书阿诚有不为人知的地下情!

晚上好。霞飞路八卦继续。



05

“居然还有这样的事。”听完汪曼春歇斯底里的汇报,南田洋子的目光变得深沉了许多,想起那天自己不过一提阿诚的名字,明长官便登拿出一百八十斤的气势压人。

“阿诚十岁就来到了我明家,喝明家的水吃明家的饭在明家长大……”

真看不出来,原来明长官暗恋他的小秘书这么久,长兄如父,忍到如今才下手,能忍耐、有魄力,不愧是汪主席推荐的人。

南田洋子脑中正闪过一些少儿不宜的画面,眼神正巧投向哭得花容失色的汪曼春,不禁好奇道,“汪处长,请问你的睫毛膏,用的什么牌子?”


06

明董事长因为有些鼻塞感冒起得晚了,吃着早午饭照例想看看新闻,却不见了今日的报纸,“奇怪,阿香啊,你有看见今天的报纸吗?”

“四处找了都不见,可能今天送报的没来。”

沙发上装模作样背书的小少爷脊背一凉,悄没声儿把裤兜里藏起来的花边小报又往里掖路掖,内容他倒还没来得及看,只是昨天在舞厅和曼丽执行任务出来被记者拍了个正着,生怕被大姐发现,于是报纸一送来便先下手为强。

正松一口气,便听见大姐说,“那你一会儿买菜,再给我捎一份回来。”


07

“田丹啊,你说这报纸上说得真的假的。”药店老板娘从算盘底下抽出一张八卦小报,凑向身边一个卷发女子近旁,“这对明家兄弟,可是上海滩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天天抛头露面的,想不到还有这么一层关系。”

“不晓得呀,看着他们长得不像,怎么说是兄弟呀?”那叫卷发女子眉眼细长,说话也软软的,叫人听着舒服。

嫂子见田丹对这八卦知之甚少,分外热情向她科普,“人家都说啊,这明管家不是明长官的亲弟弟,是明长官捡来他们家的童养媳!”

俩人正聊得热闹,药房里忽然来了客人。

“先生要买什么?”

“有阿司匹林么,我急着要,谢谢。”

嫂子抬头一瞧,乖乖,这不正是报纸上那位童养媳么!浓眉圆眼,声音也好听,个头仿佛比徐先生还要高,明家不愧是大户人家,眼光果然独到。

还是田丹表现镇定,一边拿药一边笑盈盈道,“阿司匹林可是紧俏药品,价格也贵,先生也真舍得。”

明先生一笑,拿了钱包去抽钞票,那双手也是格外好看的,“家里大哥头疼得厉害,短不得这药,贵也认了。”


08

人已经走远了,长青嫂瞪着眼半天没说出话,隔了半晌忽然猛得拉住旁边人的手,
“哎呀田丹,你看刚才那位明先生的领带,和这报纸上明长官的领带,是不是一样的!”


09

今天的七十六号,从上到下洋溢着欢天喜地的气氛,沉闷的工作不再单调,严肃的气氛变得融洽,只因每个人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同一个世界,同一对长官。

除了办公桌后面的明长官本人。

大梁洋行亏了十个点,整个七十六号的人都在交头接耳吵得他头疼,偏偏买药的人还没回来,新来的小文员连咖啡都泡得这、么、难、喝!

哗啦一声脆响,还有文件夹落地的声音,明长官的大门开了个缝,刚被劈头盖脸一顿臭骂的小秘书哆哆嗦嗦闪身出来。

“阿诚先生!明……明长官叫您进他办公室!”

明诚刚脱下大衣,有些狐疑得打量着面前捧着咖啡杯碎片的小姑娘:只见他一点都没有哭丧着脸的样子,反而满眼洋溢着自豪与激动的泪光,仿佛只要自己传过这句话能令明诚走进明楼办公室,哪怕让她职业生涯从今日止步,也是无限光荣!

“我知道了,”明诚点点头,“你去忙吧。”

手扶向门把手的一瞬,那种仿佛有人压抑着尖叫猛抽一口气的声音又在耳边传来,明诚皱了皱眉头,开始觉得早上并不是大哥幻听了。


TBC

评论(30)
热度(379)

© 不要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