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吸

人间雪,白云客

惊天八卦!新政府官员明楼和他的秘书阿诚有不为人知的地下情!

  

10


新来的小间谍新之助从没见过明长官门口围着这么多人,报效天皇的热血一下涌上心头,他拿起他的小相机,就使劲儿往人堆里凑。


明长官办公室的门被拉开了一条缝。


明长官正发着脾气,开口就要骂人。


阿诚视若无睹,端了水过去,“好了大哥,先吃药。”


明长官还待发作,已经被人按住了肩,阿诚低头抿了一口杯中的水,径直递到明楼嘴边, “不烫。”


明楼从善如流,低头吞下了阿诚手心里的药片。


“咔嚓。”


新之助觉得自己端相机的手都在抖。


  


11


秘书室的小张跟小曹说:“你知道吗,今天早上在办公室,明长官和阿诚先生喝同一个杯子里的水。”


小曹跟机要室的小郑说:“明长官和阿诚先生在办公室喝同一杯水,这不是间接接吻吗?”


小郑欢天喜地地跟自己妹妹汇报,“明长官和阿诚先生在办公室接吻了! 


小郑的妹妹万分激动向同班同学分享,“天啊,明长官和阿诚先生在办公室做那种事!”


……!!!


12


今天整个霞飞路的报纸都脱销了,阿香没办法,刻意从三角地菜场捎了一份回来放在大小姐书桌上。


“什么?反了他们了!”明镜董事长看到报纸,火冒三丈,一拍桌子,整个明公馆都抖了一抖。


“大姐,大姐你别生气……”小明幸灾乐祸,出言相劝。


“你看看你这两个哥哥,家里这么大地方,不够他俩折腾吗,要到办公室里去丢人现眼!”


……???


13


全上海都知道新政府官员明楼和他的秘书阿诚有一段地下情,只有明长官本人对此一无所知。



14


可终究纸包不住火。


戴局长让他与一位潜伏在上海的部下碰面,此人名王蒲忱,代号毒蜥,经营一家杂货店。从杂货铺门口顺手拿起报纸的一瞬间,明长官心态崩了,脆弱得像个十四岁的卖花姑娘。


“一派胡言!”


明长官大骂一声,险些忘了前来接头的任务,随后大手一挥,将摊上所有的八卦小报悉数买下。


“大哥,你公文包里装的什么这么鼓?”阿诚从后视镜里望了望,随口问道。


“没什么。”明楼铮亮的皮鞋尖儿踢了踢座椅下装满报纸的箱子,也不知道自己在心虚什么。


15


《真爱传奇:是手足兄弟,也是亲密爱人》

《贵圈真乱——疯狂前女友只是幌子,明长官心上另有他人》

《经济学家明楼不为人知的真面目:包藏“祸心”二十载,弟弟竟成童养媳》

《明诚真实身份大起底:貌美如花小保镖,睡衣早餐阿诚嫂》

……


明长官将自己关在办公室内,气得面红耳赤,伸手托了下巴,摸到光洁的下颚,忽然惊觉从阿诚也同他到法国留学之后,自己就再也没亲手刮过胡子。


16


“先生,你要的咖啡。”明诚推门进来,明楼连忙把报纸塞进抽屉。


“都跟明台学得臭毛病,进门也不知道敲门。”明楼抬头呵斥,心里却不知怎么咚咚直跳,在外面要叫先生是自己吩咐阿诚的,可现如今这个称呼停在耳中,居然觉得格外别扭。


明诚愣了一下,“先生,我敲门了,你没听见?”


明楼咳嗽一声,有些不自在得别过脸去,指指明诚手里的咖啡,“现在不喝,先放那边吧。”


“是。”明诚闻言转身到茶几前,迅速弯下腰去,只见他身子笔挺,手却分毫不抖,明长官不由自主斜眼偷瞄过去,目光顺着笔直的裤线缓缓上移,直到落在浑圆紧绷的臀部上面。


明长官鼻腔中忽然感觉一阵热流。


17


1940年2月13日下午1点38分,上海新政府办公楼内,经济司要员明楼发现自己忽然对他的秘书弟弟兼私人管家阿诚,动了一点不为人知的小心思。


TBC

评论(43)
热度(411)

© 不要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