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吸

不辞冰雪

惊天八卦!新政府官员明楼和他的秘书阿诚有不为人知的地下情!


18

关心则乱。

有些念头一旦起了,便忍不住多想:这八卦小报上把他堂堂明长官写得处心积虑,阿诚看了岂不是要误会?

明长官思前想后,决定先打预防针。

赶往和平共建大东亚共荣圈的舞会路上,明楼酝酿良久,拿出了长兄的腔调,“阿诚啊,你要知道,现在的报刊媒体总爱胡写八写,要是看到他们瞎说什么,千万不要放在心上……”

“嗯。”明诚点点头,踩下刹车在路边慢慢停稳。

见他神色有异,明楼忽然恍然大悟,“怎么,你早就知道了?”

“是,”明诚实话实说,“于曼丽那边来消息说昨天执行任务有被人拍到,摸不清是八卦小报还是76号的特务,我下午为此专门去报馆落实,就看到了今天的报纸。”

明楼听到这话,脑子里嗡嗡作响,依然佯装镇定,“到底是什么人胆敢造谣,一定尽快把他揪出来!”

话音未落,车门已经打开,明楼才一下车,便看到记者们推推挤挤,明诚挡在他身前险些被撞倒,明楼见状下意识去扶,手才揽上明诚的腰,闪光灯便争先恐后亮了起来。

明楼心里一惊,待明诚站稳,迅速将人拉开了距离。


19

明诚从他胸口抬起头,一双眼睛定定注视着他,用只有二人听得见的声音小声道,“跟阿诚一起被拍到,让大哥不开心了。阿诚知道了。”

不等明楼答话,明大管家转身就走,只留明楼一人待在原地,接受围观群众半是谴责、半是同情的目光洗礼。

“快去追呀!”人群中忽然有个声音大着胆子提醒。

明长官醍醐灌顶。



20

一整晚上明诚都忙于应酬,对一旁的明长官看似敬重有加,实则爱答不理。

明楼倒也不恼,晃着酒杯看舞池中的明秘书八面玲珑、进退合宜,不论探戈还是华尔兹都跳得有模有样,“果然是我教得好”,明长官洋洋得意,目光从脖子移到肩颈,从腰移到腿……

居然怎么也看不够了。


21

“阿诚,去买两张电影票。”

明诚握方向盘的手一僵,目不斜视道,“是,先生,我今晚直接给汪小姐送去。”

“不给她送,”明楼第一次觉得,有些话说出口来这么难为情,却又这么让人期待一个答案,“我是想问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大哥?”

今天明长官破天荒坐在了副驾驶,明诚只需要稍稍偏过头去,就能看见明楼红了的耳廓。

“专心开车。”



22.

当你打定主意想跟自己的弟弟谈恋爱时,整个上海滩都会帮你。


23.

比如今天看电影的路上,卖花的小姑娘激动得语无伦次塞了一枝红玫瑰给两位明先生;

又比如电影院这一场本来是喜剧片,见两位明先生走进来,经理哗啦一下撤掉了海报,下令立马换上爱情片;

再比如大姐支使明楼去给自己买首饰,老板抬出一大盒戒指,说什么也要卖一对给他;

就连雨伞店的老板都宣称自己整家店只有一把大伞,其他所有都概不出售……


24.

他们像很多年前一样并肩走在一柄伞下,明楼执意自己来举,阿诚想起许多年前自己又瘦又小,放学之后被大哥牵着手走回家,抬头看见大哥的头顶都被雨水浸湿了,他想伸手摸一摸那柔软的发梢,却因为个字太小够不到。

如今能够到了。


25.

其实许多事他们多年来其实也一直在一起,而如今做起来却别有了意趣:诸如一起吃早饭,一同上下班,一个拉二胡给另一个伴奏唱一段京戏,分享一本诗集里最愚蠢的句子,买同样的手套然后交换其中一只。

更多时候,他们只是习惯性看向对方,然后交换一个眼神。



26.

迎面走来一对夫妇,老远就认出了明楼,“明教授你好,多年不见了,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夫人。”

明楼点头与对方寒暄,继而介绍,“这是我的管家阿诚,” 感受到对方想从臂弯里把胳臂抽出来,明楼反而伸出手牵紧了阿诚,“也是我的爱人。”

把人安安稳稳我在手心里,明楼感觉十分好。对八卦群众的过分热情,竟也表现得不再介意。


27.

仙乐斯重新开张的这天放烟火了。

明楼低下头来,和阿诚离得很近很近,近得可以看见他睫毛颤抖的弧度,还有眼底一万颗温柔的星星。

明诚鼓起勇气抬起头来说,“大哥,其实那些八卦消息,都是我找人放出去的。”

可是烟火声音太响了,明楼仿佛没有听到,他已经低下头来,落下一个小心翼翼的吻。


28.


  闭上眼睛之前,阿诚心想,如果你全心全意想和自己的哥哥谈恋爱,那么全宇宙都会帮你的。

  现在他们要接吻了。


29.

  后来有一天,明楼和明诚在红宝石饭店吃饭,正好被徐天和田丹撞见,明诚记起自己在她那里买过西药,彬彬有礼得打了招呼。

田丹瞥了一眼对面闷头闷脑的徐天,只顾喝咖啡半句话都没有,于是抬头向这两位上海滩人尽皆知的绯闻男主,笑眯眯问道,

“听说两位明先生都是法兰西留学回来的,想必非常懂得罗曼蒂克吧?”

  
30.

  当然。 

  他们两个是罗曼蒂克本身。


The End

评论(61)
热度(461)

© 不要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