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吸

人间雪,白云客

嘿嘿⁄(⁄ ⁄ ⁄ω⁄ ⁄ ⁄)⁄

2

“不许!”梅宗主登时黑了脸。

这龙珠乃是天庭珍宝,哪怕如今就落凡间、宝珠蒙尘,也有重任所系,岂容这只素无正形的鸽子精染指?

可那鸽子精自从见了那靖王殿下一眼,便失魂落魄,吵着闹着要看美人,梅宗主发了脾气,划下结界责罚与于他,任凭那胖鸽子现了原形可怜兮兮,也不理不睬。谁知竟到底低估了他的决心,午夜时分鸽子精依然向外啄去,折了翅膀见了血,终于化了结界。

跌跌撞撞想溜出苏宅去隔壁瞧瞧美人睡了没,却奈何水米未进,嗷呜一声歪倒在地。

3.

梅宗主实在拿这鸽子精没办法,毕竟在他身边待了这些年,虽然嫌弃,却到底有些相伴之情。可这靖王他也是非见不可。

梅宗主到底是仙界第一麒麟才子。

知晓怕黑是这鸽子精的命门。

他便遣仆从甄、黎二人和童子飞流用法术掘了地道,通向靖王府邸。

鸽子想见美人,又实在怕黑,每日在地道口呜呜咽咽,好不可怜。

5.

这一日与誉王周旋多废了些心力,梅宗主到底仙界中人,多日沾染凡间烟火、又不得抚仙湖水滋养,难免心神有些不济,推门走入密道时,竟未留意什么东西一闭眼跳进了他的袖子里。

6.

春水染宫墙。

今日休沐,靖王未着朝服,朱红里衣外只着常服,发丝倒是一丝不苟束在顶上,远看过去竟不像天家贵胄,更似寻常人家的小公子。

“苏先生请用茶,”他颔然一笑,抬手给自己倒了白水,正想一饮而尽,忽见那梅宗主袖口里有一团白羽慢悠悠钻了出来,竟是一只胖鸽子。

只见他双眼紧闭,像是惊魂未定,脚下亦哆哆嗦嗦的,走了两步就歪倒一旁,四仰八叉喘着气。

萧景琰见着新奇便问,“这是苏先生养得鸽子?”

梅宗主被问得一愣,心里咯噔一下,还为及反应,萧景琰的手已经伸过来,拇指轻轻抚向那鸽子的肚子。

7.

那鸽子精前些日子失了法力,暂时变不成人形,整日蔫儿了吧唧,如今只不过被摸了一把,便倏然一个激灵精神起来,整个变成了粉红色。

仰着脖子咕咕直叫,绕着靖王殿下的手打转儿,蹭来蹭去,俨然一副春日鸟兽发情的蠢样子,哪里还像琅琊仙山养出的鸽子精!

靖王殿下见状,一只手伸也不是,收也不是,有些求助得看向对面。

梅宗主抬手捂住了眼睛。

这他妈可真是太丢人了。

TBC

评论(30)
热度(255)

© 不要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