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吸

不辞冰雪

北沉香

蔺九记得,自己刚进琅琊阁不久,老阁主就在一夜之间白了头。

阁中之人无不忧心,却也不便多言。那阁主十余日不见人影,回来时仍旧白衣广袖、神色如常,只是不见了那枚银色耳扣。

琅琊弟子向来是性情飞扬、天资聪颖者最受青睐,蔺九这副木讷寡言的样子,总被人说不成器,到了年岁迟早要被赶出阁去的。

谁知那日阁主考验功课,道是山间隔瀚海地势凶险,何以传递消息?弟子答以驯鹰传书、鱼群为信,奇思妙想不胜枚举。
到了蔺九这里,依旧是老老实实低头说“不知道”。
身侧一片哄笑,阁主也带了笑意瞧他,蔺九今日不知为何有些恼,抬起头梗了脖子便道,“不过一片海,渡了也就罢了。”

蔺九素来沉默寡言惯了,头一次大着胆子回话,感觉四周静得要命,脸上烫得很,眼角也不知道红了没。只依稀记得那日阁主敛了笑,盯着他的眼睛怔了怔,伸手抚了他的头顶。

蔺九不知怎的,就想落下泪来了。

此后他便稀里糊涂,成了琅琊阁主的入室弟子。蔺晨教人从不拘泥书本,说这世间智慧,都在山水之间,蔺九自小没家,在这小阁之中俯遍江湖事,心思愈发沉静。而蔺晨则是年纪愈大愈发四海逍遥,也没收旁的徒弟,渐渐将阁中诸事都交予蔺九,阁中之人也渐渐以少阁主待之。

日子这样平稳而过,倒也不错。

直到金陵帝都的长林王府来了人,这么多年哪国的皇子贵胄到访,都不见老阁主亲身相迎的,独独这次例外。二人商谈许久,就连蔺九也不得入内。

也是在那个日子,蔺九头一回见到萧平旌的。

评论(11)
热度(218)

© 不要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