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吸

喜欢我吧(⁎⁍̴̛ᴗ⁍̴̛⁎)

北沉香2

继续....


琅琊阁虽不拘礼法,却也是井然有序,真不曾有萧平旌这样,一个不留神就把十几个鸽子笼全开了门的。

鸽子扑棱扑棱飞了满天,他自个儿在中央乐得打滚儿。


蔺九本以为自己跟着老阁主阅人无数,什么泼天的富贵也见怪不怪,却还是第一次有金陵萧氏皇族到访,这放了鸽子的长林小公子看似混世魔王,举手投足礼数却端正周全,不仅是高门府第的矜贵之气,而是真正的父兄庇佑、安适无忧才能将养出来的灵性洒脱。

蔺九这才知道,自己在这琅琊阁中惯看世间七情,到底也有羡慕什么人的时候。

“小哥哥,”一双小脏手沾着鸽子粪就来抓他衣角,一边晃一边偷偷擦了两把, “那边的石潭里有鱼没有?”

蔺九顺着胖乎乎的指头看去,那便是归云洞口的小石潭了,水可凉得很。

“你叫我九哥,我就带你去看。”



许多年后,蔺九被那寒潭小神龙在水底下扒了裤子操的时候,冷热交织神思倦怠,依稀还能想起自己那是在归云洞里看见了什么。

那时他身量尚且不足,费力抱着怀中尽是鸽子粪味的小团子,才走过潭边,小孩子到底眼尖,道那洞口有光,非要进去看。他心中叫苦,却也好脾气得前行几步,萧平旌咿咿呀呀手舞足蹈,遮了蔺九视线,被脚下石头绊倒,一屁股坐进一滩水中,那小团子却被他牢牢护在怀中,半点没磕碰到。


疼得头晕眼花,一时没站起身来,待那积水复归平静,借着洞顶幽光,依稀看到有剑锋钩画得痕迹。

蔺九心中一个激动,想起老阁主时常独自一人进这归云洞中静坐一天,原是岩壁上刻了什么武功绝学,自己以往大意,今天却被这傻小子误打误撞找见。

蔺九激动得掏出火折子照亮,巨大的岩壁里只有一个侧脸,剑锋入石足见功力,线条却难得温润流畅,必是蔺晨手笔。

那画中人鬓若刀裁,发丝一丝不苟束在发顶,装束似武将又似郡王,心中正犯嘀咕,怀中的萧二公子脆生生叫了一句“皇爷爷”!

蔺九手中的火苗一颤,正巧将火光移到那人眉眼之处,却定在远处忘记移动。与他设想中的雍容尊贵截然不同,那画中人眼中任凭岩深光弱都无法消弭的,竟是如此摄人心魄的坚毅孤勇。

评论(15)
热度(171)

© 不要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