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吸

人间雪,白云客

止疼

明楼坐在椅上闭目养神,让人看不出异样,明诚见状却变了脸色,伸手探过去,脑后衣领尽是冷汗。


命令已经下了多日,还要让他们忍到什么时候?纵是全城戒严,他明诚也能杀出一条血路。攥了拳头,起身便要出去,却被明楼按住,将额头靠在明诚胸口,呼吸也不再压抑,渐渐粗重起来。


明诚强压着心疼,抬腿跨坐上明楼大腿之间,伸手抚向明楼太阳穴处,动作熟稔,力道得当,明楼僵硬的脖颈渐渐松懈几分,却仍在他指腹下轻颤。


“大哥,”明诚感到自己的腰身被困住,动弹不得,也只好让步,“至少让我潜伏出去,给你寻几片止疼药来。”

明楼缓缓出了口气,抬起头来,眼中润润的,两只手自后腰抬头至明诚耳廓,摩挲着青年修剪干净的后颈,稍一施力,便将弟弟拉向自己,鼻尖相触,交换了一个温存湿润的亲吻。


那点水色到底漫上了明诚的眼眶。


明楼笑着舔舔下唇,似在回味齿间甜意,拇指蹭向明诚下唇道,“你是最好的止疼药。”

评论(10)
热度(182)

© 不要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