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吸

喜欢我吧(⁎⁍̴̛ᴗ⁍̴̛⁎)

【巍澜】沈老师变棒棒糖了

CP: 沈巍/赵云澜

Fandom: 镇魂

Warning: 智障童话AU

Rating:PG


沈老师重置自己全身能量体系出了点问题,走到楼下便利店时冷汗直冒,一个不留神,被暗中观察的黑巫师施了变形魔法。于是便成一颗糖,被封在玻璃罐子里,给下楼买啤酒的赵云澜顺便买了回去。


沈巍喜欢赵云澜,这是比一万年还久的事。可这却是第一次,他可以明目张胆出现在赵云澜家客厅的茶几上,看赵云澜踢腾两脚把牛仔裤脱了,然后只穿一件T恤、光着两条长腿走来走去。


沈巍被挤在玻璃罐子中央稍微靠左边的位子,伸长了棍棍往外瞅一眼,感觉浑身烫得快要融化出糖水来。


赵云澜摸出餐桌和墙缝里的一根烟,有些焦躁地掀开桌上的垫子,再扒拉扒拉果盘底下,都没有打火机。他愁眉苦脸地抱起玻璃糖罐,往卧室去了。


这房子的构造和对门一样,浴室就在主卧里头。


沈巍觉得自己的糖纸要卷边了。


赵云澜这人其实很少愿意为了啥事下决心,但是一旦决定了,就要执行到底。这几天沈老师忽然失了联系,让他心神不宁,几次想抽烟却又作罢,习惯性伸手往糖罐里伸,抽出几根放兜里。


有好几次他的指尖都碰到沈巍头顶了。


柔软的,温暖的,带着他皮肤的温度,让沈巍忍不住抬头蹭蹭。


可这点触碰又实在太短暂了,沈巍只得眼巴巴看着赵云澜抽走自己身边的那根棒棒糖,熟练地扯掉紫色糖纸,张开嘴唇,把那颗糖包覆进嘴里。小棒棒哒哒转了一圈,还拽出来“啵”的一下。


沈巍气得要命,闭上眼酸溜溜得想,葡萄味能有什么好吃的?


罐子里的棒棒糖越来越少,起初那点肆无忌惮窥探赵云澜的心思,逐渐被一些酸酸胀胀的情绪代替。沈巍隔着玻璃看早晨的阳光轻轻落在赵云澜睫毛上,小飞虫经过,他不耐烦地皱皱鼻子;看他一个人抱着一本《上古异闻录》发呆;看他从衣柜里拿出许久之前自己落在他家沙发背上的外套,然后轻轻枕在上头,过了许久,又悄悄把脸埋进去。


他终于听见带了点哽咽的梦话,是一声小巍。


沈巍感觉自己体内化学合成的那点果味汁水都要发酵成酒。在黄泉下几千年他也不觉得日子难熬,只有实在想得受不了,才会允许自己跑出来偷偷看他一眼,便已经心满意足;可是现在,即使这样每天看到他,却还是想他想得要命,又惊喜又失落。


如果自己再也变不回来怎么办?

如果这些棒棒糖没等吃完,就过期了又怎么办?


沈巍耷拉下头,往玻璃罐子的角落蹭了蹭。


赵云澜才从一个昏昏沉沉的噩梦里醒来,沈老师依然没回他的短信。他心里憋闷得难受,烟瘾忽然犯得厉害,他揉着一头乱发走向柜子边,才一打开罐子就闻见甜香,好像听见什么人咚咚的心跳声。


沈巍被关在这罐子里大半个月,每天看赵云澜撕糖纸本已习以为常,但当他的指间真的把自己捏住,另一只手经过他的身体,一把将他彻底剥光的时候,沈巍还是羞得整个人都要爆炸了,他在熟悉又陌生的空气里裸lu着,颤抖到几乎要发出ying咛。


赵云澜有些困惑,这糖纸上明明写着芒果味,咋撕开糖纸是这么红彤彤的一颗呢?更像是橘子味的。


他没多想,张开那两瓣红润的嘴唇,就把糖含了进去。


赵云澜的嘴唇那么软那么软,沈巍才刚碰到就已经浑身颤抖了,来不及有什么反应,湿润的舌尖已经碰到他,他的口腔炙热又潮湿,唾液轻而易举就将他全身浸湿。


沈巍在这样的柔软湿热里混身都浸出水来,更要命的是赵云澜把它拿出来,舔了舔他,他迷迷糊糊生出一个念头,如果能就这样融化在他口腔里,被他含吮、吞咽、消化,是不是就能永远跟他在一起了。


这么想着,沈巍就忽然变成人形了。


赵云澜以为自己还在做梦,整个人被一个巨大的力道忽然压到地毯上,他惊讶得长大嘴,来不及问怎么回事,舌尖却紧接着被人缠住,唇齿间那些甜味愈演愈烈,铺天盖地席卷而来,温柔占有,将他整个人都淹没到无法思考。


心口的小洞被灌满蜜糖,天地之间只有这一个吻真实存在。


赵云澜睡到第三天腰快断了也没想明白,自己是穿越进了什么智障童话,能被一颗棒棒糖日成这样的!


END


评论(42)
热度(1056)

© 不要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