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吸

一个纯洁的小读者

【巍澜】温馨治愈30题| 2 睡着的猫和他

CP:沈巍/赵云澜

Warning:魔法设定

[我写的一切都是为了我自己 | 他们只属于原作者和彼此]


02 睡着的猫和他


祝红刚迈进特调处的大门就觉得有什么不对。


她早上一张皮没蜕下来磨蹭了半天,迟到了半小时,蹑手蹑脚滑到办公室门口,却没听见里面赵云澜熟悉的“确实确实”,也没听见林静摆弄探测机器人滋啦滋啦的电流声,她“咦?”了一声,探头进去,却见老楚电脑屏幕上的K线图还亮着,人却趴在地上。


祝红心中警铃大作,顺着老楚的手望向沙发,竟发现桑赞也正仰面倒在不远处大声打着鼾,汪徵抱着一摞书,睡在他胸口上。祝红到底是个女孩,心里一慌就大叫赵云澜的名字,四下一瞧,他正好端端睡在沙发上,两只脚像往常一样翘在茶几上,肚子上还趴着大庆那只肥猫。


“赵云澜你醒醒啊别装死啊!”祝红带着哭腔往前一走,怎知脚背被楚恕之的胳臂一绊,便仿佛蛇尾巴上被人打了一剂麻醉枪,眼皮也不听使唤,晃晃悠悠便往地上缩。


困意袭来之前她还在纳闷儿,这才过了中秋,老娘要冬眠也不带这么早的啊?


沈巍循着黑能量的踪迹匆匆赶到大学路十号时,沈面嘴里叼着根小木棍,在他眼前晃了七圈,也没叫他逮到。黑袍使心有牵挂,无意与这个叛逆弟弟纠缠。可当他破门而入时,整个特调处正沉堕在一股昏昏欲睡的诡异气息里。


一屋子人东倒西歪,仿佛喝醉了的样子。


他皱皱鼻尖却没闻到酒气,于是眉峰一凛,眼疾手快地把离门最近的小郭拉了起来。郭长城肩上还挂着小书包,想必是刚出外勤回来就中了招,整个人摇摇晃晃就要往沈巍怀里埋。沈老师反应敏捷,伸手扶住了小郭肩膀,拉开了与自己的距离,扶到写字台边做好,掌中聚了点能量向他小脑门上一探——


果然是沉睡魔法!


他心里一空,迅速把头扭向赵云澜躺惯了的沙发,见那人嘴里还叼着棒棒糖棍儿,衣领和裤子扣都还算整齐,才勉强放下心来。


揉揉脖子,险些扭了。


沉睡魔法像一锅浓稠的奶泡充斥了整个屋子,沈巍作为黑袍使自然对黑魔法百毒不侵,特调处众人鼾声如雷,怕是想要摇醒其他睡着的人时通过肢体传播中了魔法。沈巍有些头疼得推推眼镜,尽可能地把大家分开,奶泡似的魔法在被稀释之后,地上东倒西歪的人们渐渐有了知觉。


桑赞眼睛都没睁,已经在帮汪徵揉肩膀了;刚蜕过皮的祝红不小心摸到自己的口水,花容失色得跑上楼补妆;老楚起床气很大,吹胡子瞪眼,吓得郭长城大气都不敢出。沈巍趁着众人才刚醒来哈欠连天,无人注意他,快步走到赵云澜身前,移开压在他肚皮上的大庆,小心翼翼用手圈住赵处长的手腕。


他手腕比寻常人细,握在掌心还有脉搏跳动,沈巍轻轻晃那手腕,低声叫,“赵云澜,醒醒?”


结果赵云澜眼皮都没抬,歪头用鼻涕吹了个小泡泡。


这夜尊亲自大开脑洞设计的沉睡魔法,果然没那么简单。被接触传染的特调处众人一一转醒,可这最早中招的传染源依然在上演动画片里“沉睡的赵处长”戏码;而大庆作为首席宠物,估计是沾染了过多主人身上的气息,也跟着昏睡不醒。


在全办公室表面担忧内心却在为领导不在可以翘班雀跃氛围里,沈巍搜肠刮肚找出个理由,“我会想办法解除魔法的,也不太好惊动医院和警方,我先送你们赵处长回家。”


在特调处众人“有沈老师照顾我们当然放心了”的欣慰目光中,沈巍礼貌地冲周围笑笑,尽量不著痕迹得揽过赵云澜的头,靠在肩膀上。


楼上补完妆的祝红刚从洗手间出来,便看到含苞待放的赵公子被沈老师小心翼翼公主抱地正走到门口,她自戳双目回屋继续蜕皮去了,耳朵里嗡嗡嗡地都在唱今天你要嫁给我。



说实在的,沈巍也不是头一次和赵云澜共处一室了。


只是除了这家伙胃疼被捡回来那回,还真没见过他这么安静的时候。


估计是早晨起来衣橱里又没剩了干净衬衫,胡乱套了件白色连帽卫衣在夹克里头,此刻一颗毛茸茸的脑袋乖乖埋在帽子里,比他手边那灰不溜秋一坨看起来更像一只猫咪。


沈巍有些爱不释手地摸索过他的头顶,指腹又落在他耳垂上,哪里又软又凉,沈老师才稍一用力就留下一点红印子。


大庆忽然抬起爪子挠挠肚皮,沈老师这才收了自己贪婪的视线,目光落在床头的枕头下面。那里有本花花绿绿童话书,是上次一个恶作剧的地星小孩儿被赵云澜逮住托他送回地星时落下的。沈巍随手翻翻,想平复一下心底的不安分,第一篇就是睡美人的故事。


“王子来到古老的宫楼,推开了玫瑰公主在的那个小房间的门。玫瑰公主睡得正香,她是那麼美丽动人,他瞪大眼睛,连眨也舍不得眨一下,看著看著,禁不住頫下身去吻了她一下。就这一吻,玫瑰公主一下子蘇醒过来,她张开双眼,微笑著充满深情地注视著他。”


沈巍古书读了不少,却实在没好好看过小孩子的童话,这书上每一个字都让他脸颊发烫,窗外的阳光那么明亮,秋天的叶子轻轻拍打的窗上,赵云澜在睡梦中无意识地抿了抿唇角,像是找不见糖果的味道。沈巍深深吸了口气,垂下睫毛把眼睛闭上,他红着脸,俯身轻轻碰上了赵云澜的嘴唇。


奇迹——


沈巍只碰了一下就赶忙离开,可奇迹并没有发生。


唇间那种无可比拟的柔软和温热还在,他静静怔了几秒,心底有泡泡争先恐后得冒上来,有噗得一声破掉了。


怎么好像,不起作用啊?


沈巍不自觉地抠着自己的手指。眼底有一点酸涩和失落。


大概是赵云澜的嘴唇太软太甜,像是柔软的玫瑰,也像刚撕掉糖纸的糖果;沈巍此刻觉得心里那点苦涩要将他淹没灭顶了,于是实在忍不住,偏头在赵云澜唇边的小痣上,轻轻亲了一下。


人类嗜甜不是没有道理的。


在沈巍含了一口温热的蜂蜜水,度到赵云澜口中时,他着实认为生物科学还应该对人的本能渴望有进一步的探索;可是舌尖却已经抢先一步,去探赵云澜的口腔了。


他喘息着松开怀抱里的人,眼底浑浊的欲念与纠缠,在对方无意识打了一个嗝的可爱动作里消解殆尽。


夜幕低垂,朝霞又再烧尽朦胧的晨雾,一万年的焦渴思慕,仅这一个夜晚目不转睛的注释,又怎么能够满足呢?沈巍刷过牙,把指尖的水拭干,又在自己腋下暖了暖,才轻轻扣住赵云澜的后脑,痴痴吻了下去。


鼻尖抵着他的鼻尖时,赵云澜的嘴唇翁动了一下,像是嗅到熟悉心安的气息,自然而然地分开唇瓣,让沈巍的舌头钻进来搅出暧昧的银丝。


沈巍一半欢愉一半负罪得想,这个早安吻,比昨天的晚安吻更让他上瘾了。


意乱情迷到底不过一个日夜,哪怕在月色遮掩下沈巍真切动过就让赵云澜一辈子在他怀里沉睡的念头,却也敌不过理智和对赵云澜身体的担忧。


他重新回到小小的卧室时已经元气大伤,这一天来他用尽能量试了种种方法,赵云澜却依旧昏睡不醒。大庆也感觉到事情的严重,醒来后连小鱼干都吃不下,只不住地在沈巍脚边打转。


沈巍有些虚弱地靠在床边,赵云澜依旧缩在被太阳晒得暖烘烘的被窝里,无忧无虑,像浸泡在一个棉花糖般的好梦里。沈巍眉眼间的凌厉不由自主变得温柔,拇指轻抚向赵云澜红润的唇瓣,脑中忽然一个激灵——


夜尊一脸坏笑在他面前转了七圈,大庆林静汪徵桑赞老楚小郭祝红,赵云澜这一睡总共传染了7个人……7是最有魔力的数字吧?


沈巍福至心灵,按捺着咚咚的心跳声挣扎起身,拖着赵云澜毛茸茸的脑袋,第七次俯下身来。


暖风轻轻掀起童话书的扉页,臂弯里的人偷偷睁开了一只眼。


他的玫瑰苏醒了。



END


终于完成了今天的任务,好困啊先睡了明天起来捉虫……然后看h乐之城!

还有就是,睡美人的title真的是“玫瑰公主”,格林童话诚不欺我。

评论(29)
热度(1094)

© 不要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