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吸

喜欢我吧(⁎⁍̴̛ᴗ⁍̴̛⁎)

【巍澜】温馨治愈30题|5 床单是要绿色还是蓝色

CP:沈巍/赵云澜

Warning:[我写的一切都是为了我自己 | 他们只属于原作者和彼此]


05 床单是要绿色还是蓝色


  赵云澜这人很念旧。


  自从丢了一辆绿色的小摩托,他便每天对绿色的东西都陷入痴恋,碰到玄关处吸甲醛的绿萝要挤出一点深情的泪水,摸到洗手池边绿色的牙刷要犹豫地叹一口气,就连看到卧室新换的床单枕套都要哀嚎一声,“嘤嘤嘤我的小绿,我再也不能涌抱到你!”


  沈巍看着躺在绿油油床单中央抱着枕套的那一枚白菜心儿,嘴角抽搐了一下。


  在嘤嘤怪赵云澜脚趾头在床单上蹭来蹭去,并试图抬起腿压住枕头的瞬间,沈巍终于忍不住,拦腰把他连人带枕头扛到了肩上,然后伸手把床上的绿床单扯了下来,换了条深蓝色的上去。


  床很软,赵云澜被摔在里头还是很懵逼,他咽了口唾沫吞下了自己的嘤嘤,瞅着背对他的沈巍,身体线条显然有些僵硬。


  “咋了宝贝,你这是抽啥风?”赵云澜眨巴眨巴眼,难以置信他家堂堂斩魂使正在为了一条床单吃醋。


  沈巍稍稍偏过头来,松了松袖箍,眼睛像是畏光,微眯起来,“哪个颜色不显脏,是你知道还是洗床单的人知道?”


  赵云澜被这一记冷冷的眼刀电了个七荤八素,要不是两瓣屁股下意识夹紧,他甚至觉得这醋味还挺好闻的。


  “唉哟,”赵处长捂着腰,半真半假哼唧了一声,然后挤眉弄眼转移话题,“刚才摔那一下,闪着了。”


  “同一招使十次就没用了。”沈巍重新扭过头,余光却忍不住担忧地王赵云澜身上瞥,他今天随便套了件白色秋衣,下摆有些显短了,从裤子松紧带里挣脱出,恰好露出一小截腰线来。


  别扭归别扭,心里也知道自己这脸色给得没道理;只是赵云澜常日以逗他为乐,满心里那点痴念因他而起因他而灭,酥麻酸软,纵使他慎独自制一万年余年也越来越无计可施。


     沈教授还来不及吞唾沫,赵公子就已经狗腿地朝他伸出胳膊来。


  沈巍发誓他往前走哪半步,只是见大秋天有人露着肚脐眼怕他着凉,可那家伙却已经扑棱一下从床上跳起来,整个人手脚并用挂在了他家大美人身上。


  沈巍被他这突然一下晃得踉跄了两步,腿根正好撞在沙发背上,却还是做下来稳稳托住了小澜孩的屁股,那里紧实挺翘,掐在手里恰到好处,用力拍打还会泛出蜜桃一样的粉红色。


  沈巍耳朵尖一热,呼吸也跟着急促起来,不敢去看赵云澜笑眯眯的眼,对方用鼻尖蹭过他的喉结,却忽然对他身上那件西装外套起了兴趣,“你穿绿色蛮好看的。”


  沈巍想起这衣服是前两天赵云澜给他买点,只说绿色显白,现在看来说不定还有旁的意思,刚想变脸,却被赵云澜伸手抵住肩膀直接按在了沙发上。


  皱巴巴的秋衣已经全然遮不住那段窄腰,赵云澜吧双腿分得更开,俯下身来用下巴刚长出的胡茬一下下蹭沈巍的脸。


  “小绿丢了我是很难过,以后只能骑小巍了。”


  他伸出舌头舔过沈巍滚烫的耳廓,不顾对方喉咙深处呜咽一般的警告,只顾牵过放在他臀瓣上的那只手,握住一根手指,连同自己的两根,一起塞了进去。


END

  

抱歉来晚了。今天的吸哥很lui但收获碍情了!!!呜嗷

评论(43)
热度(1307)

© 不要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