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吸

一个纯洁的小读者

【巍澜】温馨治愈30题|6 在原地等待

CP:沈巍/赵云澜

Warning:大一新生军训设定

[我写的一切都是为了我自己 | 他们只属于原作者和彼此]


06 在原地等待


赵云澜报到的时候就看上6连9排的小排长了。


八月份的艳阳天,军姿才站一会儿整个人就全身湿透,胶皮鞋底实在太薄,在烧烤架似不断升温的柏油路面上就仿佛黏在烤鱼锅子地下的薯粉,随时都要熔化地拔不起脚来,更别提把人晒得妈都不认的大太阳。

赵云澜每天洗澡一脱衣裳都会在镜子里瞧见两根熊猫胳臂,要不是老同学祝红每天在男生宿舍楼底下等他,一见面就不由分说糊他一脸一脖子防晒霜。就指望赵云澜这个油油都只擦一遍的尿性,怕是早就晒到脱皮。


可是为啥这9排的小排长,却一点都不见晒黑?军训过了半拉月,他这万黑从中一道白就愈发显眼。

以至于赵云澜每回正步走转身,都要偷瞄他一眼。


9排在站军姿,赵云澜的目光落在那人身后的影子,小小帽檐连额头都遮不住,眉骨下是睫毛细长的形状,轻轻刷了一下。


“赵云澜!”


“啊……到!”


——赵云澜顺拐了。


顺拐并且踩了隔壁同学脚的反面典型赵同学被教官拎到两个排中间做俯卧撑。别看大一新生赵学弟长手长脚,胳膊却是个没力气的,才做了十几个就啪叽倒地,唉哟一声。


好端端站在队伍里的沈巍感觉心口被磕了一下,下意识往后回了回头。


赵云澜愁眉苦脸,艰难咬牙想重新撑起来,眼前忽然落下一个影子,没等反应,身边已经有人撤腿趴下,一言不发做起了俯卧撑。


赵云澜偷工减料做了个扭动势俯卧撑,偏过头去瞧他这位难兄难弟,竟是他垂涎已久的小美人,五官虽说白白净净,俯卧撑做起来却标准得惊人,他面无表情,汗水顺着鼻尖滴落在塑胶地上,来不及蒸发,渐渐泅湿一小块。赵云澜瞅着这九排长连迷彩服都要遮掩不住的肱二头肌,吞了口唾沫,压着嗓子问,“兄弟,你叫啥?”


美人像是被他压低的声音挠到了什么痒处,抿成一条直线的嘴唇有些松动,却仍是可以一个手支起身子,侧头去看问话的人,说出答案之前有短暂的停顿,“我叫沈巍。”


赵云澜第一次看清沈巍的眼睛,看人像是隔了相当的距离,朦胧迷离,总带一点水意。


赵云澜舔舔下唇,终于明白,这家伙是个高度近视。


军训虽然枯燥疲惫却也简单快乐,连队之间友谊也不容小视,这天傍晚提前收操,两个方阵在操场边面对面坐着拉歌。


赵云澜手里拿着帽子扬了扬,就冲着对面起哄,“沈排长,来一个!沈排长,来一个!”


沈巍被人推推挤挤带到两群人中间去,被八排这边的妹子点唱什么时间飞行。


他除了近视,其实还有点散光,这两天眼睛有些感染也不敢再戴隐形,可军训带着框镜到底不方便,这不他刚起身想把眼镜戴上,身边有人一个不小心抬手,镜框就飞出去落在草地上。


“我去帮你捡,你先唱。”有个有点耳熟的声音从离着草地比较近的方向传来。


沈巍被围在当众左右也走不开,只能远远道了句谢,从善如流开了嗓。傍晚的训练场边亮起了路灯,看在沈巍眼里就是带着大光圈忽闪忽闪的眼睛。


赵云澜虚着眼在草地里扒拉了半天,险些压歪了镜框,可算找着;凭着长腿三步作两步迈回人群中央时,沈同学正好唱到左后一句。


沈排长不太说话,唱歌确实在低沉好听,他在同学们的掌声里有点不自在,向往后退一步却看不清脚下,一个踉跄,正好被一直手拦在了怀里。


小心。


  沈巍吸了口气,下午时身侧熟悉的气味悄悄侵入他的鼻息,他在一片模糊的光斑里忽然感受到背后一声声的心跳,仿佛要和他心脏的频率合二为一,他有些不知所措地眨眨眼睛,冰凉的眼镜腿从脸侧经过挂上耳朵。


眼前所有的景色忽然清晰。


良夜温和动人心魄,他就在这众目睽睽中,被从后背拥进一个怀抱里。


END



评论(7)
热度(757)

© 不要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