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吸

只存文

【巍澜】温馨治愈30题|7 我忘了拿浴巾

CP:沈巍/赵云澜

Warning:[我写的一切都是为了我自己 | 他们只属于原作者和彼此]


07 我忘了拿浴巾


暑假的最后一天,沈老师被赵处长连拖带拽,潜入了龙城大学游泳馆。


空气里最后一丝暑热还未散去,阳光却已经比盛夏十分柔和了许多,泳池顶棚宽敞,蓝色的池水依稀闪烁着金色的光芒,消毒水的味道也令人十分愉悦。


赵云澜懒洋洋撑着双臂趴在塑料分道线上,看着沈巍从这头游到那头。

沈老师全身皮肤白得像没下锅的豆腐花,肌肉却结实得不像话,蝶泳姿势甚是标准。肩胛带动手部肌肉鼓起,让赵云澜想起这双手是怎么托着自己的臀部二三十分钟都不松动的。向前发力之时,更是腰线下沉,提臀收腹,赵云澜瞧着那个闷骚至极的平角泳裤,脑子里忽然浮现起起某些动作片里的公狗腰来……然后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屁股。


沈巍在他不远处停下来,伸手轻压了一下分道线;赵云澜正在出神,因这身旁一吃重,上身猛得往下一沉,呛了口水。才刚扑腾一下,就被不知道怎么移动过来的沈巍整个从水里托上来,上半身伏在他肩头,背后被一下下拍着。


“没事吧?”沈巍自责地开口,扶着赵云澜的胯骨帮他直起身来。


“咳咳咳……”赵云澜咳得脸蛋通红,刘海和睫毛上都是水,整个人湿哒哒的,像是从水里拎出来的小狗。


池水在他俩身侧轻轻涌动,像是千万年前大荒之地终年不散的云雾,赵云澜平缓了呼吸眯眼瞧着自家沈大美人,脑中迅速排练了一百种在水下口的美妙姿势。他艰难地吞了口唾沫,低头咬了一口沈巍的鼻尖,一把拽下他的泳帽道,“大美人,能不能再变一回长发,给哥哥表演一个美人鱼?”


沈巍一愣,忽然低下头来往水中一看,镇魂令主身下的小令主早已悄悄稍息立正,此刻有一搭无一搭戳着斩魂使的腹肌。


“该走了。”沈教授面无表情地瞬间松手,三两下游到岸边上了岸,留下赵处长一个人在池子中央狗刨式扑腾。


昆仑君到底是万山之主,心如磐石,坚忍不拔。跟着沈巍到公共淋浴室还要扒着中间的挡板,把下巴搁在上头道,“我忘了拿浴巾。”


沈巍不理他,迅速冲掉头顶的泡沫,关了水龙头,套上浴袍往外走。


上次赵云澜使出这招还是俩人去海边度假,雾气腾腾的浴室里忽然探出个脑袋,说没带浴巾,引自己乖乖上当,才一进门就被一个没节操的家伙勾着脖子挂了上来,腰腹还带着未清干净的泡沫,黏黏腻腻,隔着衬衣就贴上来。

赵云澜这个人,没什么节制,一旦被操开了整个人浪得不行,哥哥巍巍黑袍大人变着花叫,洗手池和淋浴墙壁上统统要来一遍……最后的结果就是趴在浴缸边上一脚没踩住闪了腰,一周的假期只能在酒店房间趴着度过。


沈巍才走到淋浴间门口,呼啦听到体育场一楼铁门拉开的声音,怕是校篮球队到了楼下训练。正当此时,忽然听到背后推门的声音,沈巍心中一陡扭头去看,只见赵云澜是真的没带浴巾,全身湿哒哒不着寸缕,光着屁股就要从淋浴间往储物柜的房间走。


“赵云澜!”


这里是公共浴室,随时有篮球队的学生可能跑上楼来;他一个有家室的人,竟如此袒胸露背,成何体统?

沈巍一时情急,大步上前,掀开浴袍就直接把赵云澜裹在了怀里,牢牢抵在了储物柜上。


他警觉地环顾四周,见更衣室的确无外人闯入才松下一口,忽然听到怀中有人低低哼了一声。


沈巍脑中轰得一热,这才意识到自己浴袍里也什么都还没来得及穿,两个人赤身罗体,肌肤相贴在一起。头顶有洗发水的草莓味传过来,混上点儿赵云澜湿乎乎的气息,香香软软,却一点都不甜腻,直往他心窝子里钻过去。


沈巍想松手,却有些舍不得赵云澜任何一寸皮肤重新暴露在空气里,迟疑之间,腰已经被环住了。


两排储物柜的阴影将他们温柔笼罩在潮湿的更衣间里,赵云澜灼热的呼吸从他颈窝里抬起来,嘴唇上方的胡髭来回蹭过他光滑的下巴,伸出湿润的舌头,给了他一个夏日泳池味道的吻。



END





评论(47)
热度(1221)

© 不要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