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吸

一个纯洁的小读者

【巍澜】温馨治愈三十题|8 早安吻

CP:沈巍/赵云澜

Warning:[我写的一切都是为了我自己|他们只属于原作者和彼此]


08 早安吻


赵云澜一觉醒来觉得少了什么。


当然他不至于觉得是他的节操,毕竟那玩意儿八百年前就被他上赶着扔没了。他伸出毛腿在被窝里划拉了一下,那里还有沈巍躺过的热气。

赵处长有些烦躁地扒拉扒拉头发,又掀开枕头,最后舔舔嘴角,终于恍然大悟——


沈巍今天起床没给他早安吻!


要论体贴周到,沈老师真算是个优柔有情人。同居三年半,除非出差在外,赵云澜没有一个早上不是被吻醒的。日复一日,却每每都像第一次一样小心又深情,唇舌交缠,珍之重之,然后迎上赵云澜迷迷糊糊的睡眼,跟他说早安。


赵云澜眉头一皱,觉得事情有些不对,他内裤都没穿,直接套上沈巍的 棉 睡裤,就往厨房走。


“醒啦?”


沈巍开着炉子,拿了块湿布掀起砂锅盖儿,小心觑着里头的胖大海炖梨汤。自从上个月每个房间都换了隔音玻璃,某些人叫唤起来愈发没遮没拦,到最后声儿都哑了,是得好好润润嗓子。


赵云澜往他身后一凑,对方却正好转身去开碗柜,头都没回对他道,“桌上有鸡蛋羹,还烫,你吹吹再吃。”


赵云澜哼了一声,郁闷地叼了把铁勺坐在了高脚凳上,陷入了胡思乱想:我等半天了,他怎么还没有亲我的意思?难道是七年之痒,这不才过了一半么,还是沈巍那里欠挠,我没到位?又或者是我有口臭,还是他有口臭??再不然……


赵云澜忽然一个激灵。


一跃而起跳进厨房,爪子一伸就世界捏上了沈巍的脸蛋儿,左揪揪又扯扯,结果只留下了两块红印子。“啊……不是夜尊啊……”赵云澜喃喃自语,有点尴尬得笑了下,一边道歉一边揉揉沈老师软绵绵的脸蛋儿。


沈巍到没有在意,眉头微蹙,伸手搭上赵云澜的脑门儿。没发烧就行,突然发神经他也是司空见惯了,所幸由他去。


赵云澜很郁闷,泄愤一样把一碗鸡蛋羹都拿勺子戳成碎渣渣,心里咕嘟咕嘟冒着泡,沈巍咋还不亲我,是不是不爱我了?


沈老师洗完碗坐在沙发扶手上读书时,赵云澜还在琢磨早安吻的事。


窗外下起雪来,暖气烤得人脸发烫,在晴雪的映照下,沈巍的脸颊和鼻尖隐约有点泛红,他看得入神,唇珠微微翘着,静得像是画中人。


赵云澜吹开梨汤上的一颗枸杞,脑子里一团浆糊忽然拨云见日。沈巍这个人,怕不是温柔乡本身,蜜意柔情无处不在,让人醉死其中筋骨尽软,还如梦似幻,不明所以,好似理所当然;赵云澜放下杯盏,迈开长腿想床边走来。

他不来吻有什么好纠结,自己过去吻他不就是了?


沈老师抬起头时,已经被瘦长的影子遮脸眼前光线,下巴被捏住,一个吻落在额头。


赵云澜唇角还带了一点笑意,整个人被稀薄的日光笼着,身后朔风吹雪,青松弥望,一如昆仑山阴,鬼王心智未开不辨情欲,便忽然受了昆仑君轻描淡写一个吻。


沈巍感觉心口最软处像是被人遥遥一箭射中,眼底酸涨得厉害,头顶那一处又软又热,渐渐灼得他周身都像在酒坛里泡过。紧着这“咚”得一声,沈老师失了平衡,径直从扶手上摔进沙发里。


难得赵云澜扑抱过来没有立即被沈巍翻身压倒,他只顾试探着深处手,轻轻摩挲向赵云澜的左肩。赵云澜看他着痴痴傻傻的样子,实在爱不释手,不由暗忖:难怪万年之前的山圣,也抵不住小鬼王的美色诱惑。

沙发松软,两个大男人挤在一处越贴越紧,赵云澜死性不改,起了逗弄的心思。


可不料他才将手探向沈巍裤子,便被一把抓住,拉至眼前,一个一个吮吻他的指尖。赵云澜见他神色痴迷,整个人被吻得心都软了,便不再作怪,乖乖由着他去。


待沈巍终于回过神来,才俯身咬过他的下巴,大声质问,“黑袍大人你可知罪?”


沈巍不明就里,手指还与赵云澜十指相扣,唇间牵扯起一缕隐私,眨眨眼睛“啊?”了一声。


赵云澜最见不得他这副无辜样子,强忍着下腹升腾的邪火暗骂两声,不依不饶故意怪声道,“你你你早上起来忘了亲我,你快交代,是不是心里有了别的小妖精!”


“我说你生什么闷气,原来是为了这个,”沈巍松开他手,轻轻覆上他脸颊,拇指自下而上摸索过去,“我醒来是要亲的,可你刚刮了胡子……”


沈老师说到这里,声音竟带了点沙哑。他有些脸红得偏过头去,不知在想些什么。

只是长腿已然从沙发中抬起来,把赵云澜圈在身上,“昨晚实在太过,我怕万一一亲,便真的忍不住了。”


铁血纯1赵处长第二天便重新留起了胡子。

……毕竟他只要早安吻就够了,别的,别的就先算了!


END



评论(43)
热度(1728)

© 不要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