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吸

只存文

【巍澜】温馨治愈30题|9 永不忘的手机号码

-翻车补档

CP:沈巍/赵云澜

Warning:失忆设定;病症和治疗瞎扯的。Phone S-ex对象设定。

[我写的一切都是为了我自己 | 他们只属于原作者和彼此]


09 永不忘的手机号码


龙城第二医院收到一个急诊病患。


这人看起来年纪不大,衣着打扮却是一副老人家的派头,最离谱的是鼻梁上一副被撞碎的黑框眼镜,生生掩盖了他一脸好皮相。把他送来的摩托车司机一个劲儿道歉,说他抄近道从胡同里钻过来,没看到墙角有个人悄咪咪躲着,估计刚挂了电话,整个人恍恍惚惚,他刹车不及就把人撞出了几米。


伤患身上啥也没带,只有手心攥了一个老人机,里头别说微信,连张自拍都没,一时也查不到身份,只有一个备注都没存的手机号;医生和围观群众很是着急,只能把这号码拨出去试试。


“喂,宝贝儿,你又打来啦?”


对面声音戏谑又带点压抑的喑哑,医生怕是愣了一下,想不到这个老古董伤患还有如此风骚的朋友,咽了口唾沫,“你你你是家属啊,你对象出了车祸,抓紧来一趟二院!”


龙城分局的警官赵云澜有一点不为人知的小爱好,比如他最近电话爱爱的对象。对方声音低沉又温柔,似乎是个新手,话不太多,但是发起狠来仅凭喘息声就能让赵警官ing得不行。

方才他撅着屁gu拿按mo棒打着圈儿往里揉,故意挑逗对方说自己背后就冲着窗户,路上的人抬头就看得到;没想到电话那头突然倒抽一口气,咬牙切齿说要把他勒死在怀里;赵警官仿佛被他这一句狠狠抽了臀缝,夹得极紧,哼吟的声音都变了调子,整个人在干性高潮里慌不择路,急忙按了电话。


一通电话不过几分钟,可这一下的余韵实在太强,锐利酥麻,赵云澜缩在床上,小腿都不住抽搐着,耳中尽是幻乐轰鸣,连楼下嘈杂的刹车声和救护车声也听不到。


隔了许久他靠在吧台上干了罐啤酒,心想这拿电话做也太他娘的上瘾了,自己以后可别来不了脸贴脸肉贴肉的就麻烦了。正这么瞎捉摸着,屏幕上忽然亮起了熟悉的号码。现在仅凭这一串数字他就能小腹一ing,闲着的一只手伸向自己裤腰,刚接起来问了一句,就听到乱七八糟的抢救声。


人Min警察赵云澜挂了电话,愣了半晌,一个激灵提好裤子,披了件格子外套就往医院跑去。


伤患叫沈巍,也算福大命大,飞出去几米全身竟没啥要命的伤口。做CT结果怕是脑子里有点血块,自己是谁家住哪儿都一问三不知。多亏了见习来当导医的医学生郭长城,路过时认出了这是他们龙大生物学系的沈老师,联系了龙大的老师同学,都说他素来独来独往,也不知有什么亲戚朋友在龙城。


“我猜给你打电话准没错!”急诊医生楚淑芝上下打量一番赵云澜的身段,翘着兰花指得意道,“你家这位脑子醒来一问三不知,也就给你打过最后一通电话还有印象,他这暂时失忆的人比较没有安全感,陪伴治疗有助于放松心情,等血块吸收就会恢复记忆啦!”


出于人道主义前来医院看望的赵云澜一脸假笑,稀里糊涂被医生推向病房,心里七上八下,又不知从何解释;实习生小郭抱着病例拦在门口,歪着头有些困惑的看向胡子拉碴的赵云澜,“沈老师最后一通电话就是给您打的,你是他的……男朋友吗?”


走廊里许多人都侧过头来看他们,八卦地打量起这位一米八几的小胡子。


“哈哈,是咱是咱就是咱,哈哈!” 人民警察赵云澜挠了挠头,我他妈能说什么?这么多人看着,总不能说不关我事,我只是他电话YP的对象吧!


可下一秒他便说不出话来了。


郭长城才闪过身,只见那个叫沈巍的男人穿着一身宽宽大大的病号服,头上缠着绷带,很安静地靠在病床上,像是刚醒过来没多久,嘴唇没什么血色。他见有人进来,稍微偏过头,摸了床头镜片碎了大半的眼睛戴上,借着走廊里昏黄的光线,想要看清他。


卧槽,赵警官脑子里似乎又一万只尖椒鸡在舞动!

电话YP的对象是温文尔雅的大学老师,已经够能满足他X幻想的了;见了面发现是个角色大美人的概率,恐怕比比地星撞海星还大吧!


“你……你没事吧?”赵云澜吞了口唾沫,觉得这人好看得仿佛秋日里的绮梦,稍一用力就会像水中泡影似的被捏碎了。


“谢谢,已经没事了,我好像记得你的声音,”沈巍淡淡笑了一下,他在竭力礼貌和平静,但在看向赵云澜时,带点怯意的眼底终于闪烁起些许放松的喜悦,“他们都说你是我对象,可我竟然一点都记不得,还怕会认错。”


这个沈巍捏被角的手指头软乎乎的,放在手心一定很暖。他只怪自己来得这么晚。


“你没认错,是我,”赵云澜迈开长腿上前,鬼使神差开口,他不知道这种冲动从何而来,反应过来时已经伸手把沈巍的头轻轻按在怀里了,

“我是赵云澜。”


END


~是咱是咱就是咱,你的对象赵云澜!

评论(38)
热度(832)

© 不要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