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吸

只存文

《会雨》

CP:小鬼王x昆仑君

Fandom:镇魂

Rating:R

Warning:一个求雨的正(xia)经(bian)神话故事


For my 粉头妙妙,下次一起睡觉!


《会雨》


话说昆仑君有个宠物,名叫浪里小白龙,小名阿浪,原是他从大禹手里抢来的。后来养出了感情,共工不再作妖之后,便命这小神龙专管行云布雨。


这天晚上阿浪爬起来撒尿,睡眼惺忪,看到山间融雪、似有异状,踢了踢大庆见他不醒,就独自一人向山顶寻去。却见昆仑君依旧一副落拓模样卧于山巅大石之上,青色的衣袍间却有什么怪物耸动。细细听来,还有逐渐加重的喘息。


阿浪一跃而起,自雪松枝干向低处望去,却见昆仑君一袭青杉凌(ノ乱,一个毛茸茸的黑脑袋从他胯(ノ间抬了起来。那一张小脸白净妖异,唇间那抹水光瑰丽鲜活,外袍已然垂落腰际,大片肌肤映在月下,真是动人心魄。

龙性本淫,却因受了大禹教诲,又以净池水汰过双目,一向安守本分追随山圣,如今不知做错了什么,要看见这些!


双目一痛,阿浪捂眼就跑,却没留神一个摆尾,正撞到不周山上,像个小蜥蜴一样惨兮兮掉落下来。登时地动山摇,惊了山顶的一神一鬼,小神龙咽气前看见慌忙赶来的两位,居然还衣不蔽体,更是气得直翻白眼,奄奄一息,“今后行云布雨之事,就麻烦二位了!”


小白龙鳞片撞碎了一地,昆仑被鬼王拿大蒲扇一样的梧桐叶子裹了个严实,被紧紧抱着腰不许露出半寸肌肤,很是不耐,好不容易挣出手臂掐指一算,才意识到问题严重:这沈龙怕是要轮回七七四十九天才能重新长回来,暂且是做不了行雨这等劳神费力之事。可这山上不过转瞬,人间已然陷入一片干涸,民不聊生,纷纷祈求天降甘霖。


鬼王察觉昆仑眉间一缕深沉郁色,乖乖收了四肢,心急如焚趴在云端往下看,见四下土地皲裂,池涸鱼亡,又羞愧又自责,抠着自己手心,顿时计上心来,转头奔上山巅,抱了块大冰砖在怀里,就想焐化出水。


昆仑见状,且怒且笑,拎着后颈抖了抖冻得嘴唇发紫的小鬼王,度了口气到他唇边,才见有些血色回来,“不周山巅的雪,是终年不化的,便是你把自己冻成冰碴子,也换不来凡间所求的雨。”


鬼王在那吻里晕晕乎乎,他虽生来便并不同情女娲造的这些泥点,但却知昆仑日日心系人间。忧他所忧,急他所急,便再顾不得旁的,抄起地上一片龙鳞,便要向自己手臂扎去,“那血总行了把!”


昆仑拿这莽撞孩子实在没有办法,只得与他十指相扣放于腰侧,笑骂道,“你这笨蛋,且不说鬼族的血是黑色,难免滋生邪佞,”他见鬼王眼中一片寂寂流光坠入阴翳,语气不住柔和了几分,“便是我割破手掌,这血雨若沾了腥风,人间便要兴起兵戈杀戮之事了。”


“就没有,别的方法了吗?”鬼王羞愧难当,眼眶都热了起来。


昆仑眼波流转,用拇指擦掉鬼王泪痕,吮进口中,然后反手将小鬼王圈入怀中,轻轻笑道,“自然是有,就是要费些心力。”

  

鬼王资历浅脸皮薄,没做过这种呼云唤雨的事情。此刻再无衣料阻隔,被握在昆仑手中,胀得厉害,筋脉都有些狰狞,却越焦急便越身寸不出来。


焦渴缠绕其间,周身愈发灼烫,就是颈窝中仅剩的一点汗液便也蒸腾掉了。


于是人间万顷良田都成了焦土。


昆仑叹了口气,垂眼去看怀里的小美人,一张脸既幼且诱,睫毛尤其浓密,却不够黑,一味带了些黄泉下妖异的琥珀色,两片嘴唇虽薄却够软,方才吻他那处,滋味竟是销魂蚀骨。


昆仑叹了口气,松开微酸的虎口,背过身去。小鬼王以为他生气,怯怯伸手去碰他脊背,却见他的昆仑君俯下身来,并紧了大腿,把小鬼王扶进自己当中那点软处里。

只这一下,昆仑便有些后悔自己失了分寸。那孩子冲撞过来,炙热被夹在微凉之间,便再也没了小心翼翼的力道,磨蹭也快得怕人,又痒又疼,连腰眼都酸软起来,身后小孩的喘息渐渐变了调,带着哭腔闷哼一声,直接把他推在大石上。

昆仑倒吸一口凉气,双手紧紧扶住石头两侧,才不至于被撞得向前,他有些想分开腿,怎料那小鬼王周身生了陌生的力道,紧紧锢住他的踝骨,双膝交叠在一起,便是股间一点滑幼||软腻,也阻挡不住重重挤弄,眼看就要捅进罅隙里去,昆仑闭上眼睛,在一派虚软中撑起左臂,反手扣住鬼王的后颈安抚,颤抖着吻他鼻尖。


漫天淫雨都是神仙的精夜。


他们晚上射|好|射|满,白天走遍名山大川,就淅淅沥沥落下来。


再后来昆仑山自己也可以融水,七天七夜,汇成湍流,润泽良田。


饮过这一江水,人类方才有色有欲,知情知爱。


  

END


评论(102)
热度(996)

© 不要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