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停

不辞冰雪

嘤嘤外传

都是瞎写的


21.

萧嘤嘤本以为会见到一个眉眼奸诈的油腻之徒,却不想厅中侧卧之人身形似鹤,几乎称得上清矍;半阖双目,有意无意晃着杯中茶水。眉宇有如墨画,非凡人之姿。

萧嘤嘤暗自叹了口气。相必此人能讨得两朝天子欢心,也自有他过人之处。

可尽管如此,被人掳作玩物的羞辱到底让他意气难平,也不见礼,站定在厅堂中央,提气便唱。


22.


“凝望眼,极目关山远。”
清清朗朗一声从喉中淌出来,数月来跋山涉水的心酸历历在目,萧嘤嘤凝神稳住气息,继续唱来:“思想君亲肠寸断,怎消忠孝愿?回首羝羊散乱,幸遇野人为伴。试把节旄一看,表我君亲面。”



“君亲”二字一出,耳边是茶杯打碎在地的声响。


闭目养神的徐公公不知何时抬起头来,觑着眼前这吃了熊心豹子胆的小戏子,一抖衣襟便起了身,“哪里来的小儿,竟如此大的胆子!”


23.


他唱的是一段《望乡》。


南国春水潺潺动人,千万折曲子,这小戏子偏偏挑了这段来唱。


戏中蛰伏敌后数载的汉将面对说客巧言相劝,不移不屈、不倾不颓……字字唱来,讽的便是那抛弃救主、卖国求荣的新朝走狗!


24.


萧嘤嘤淡淡瞥了一眼碎如齑粉的白玉杯盏。

他虽不是什么角儿,但好歹跟着师父见识过几回大场面;别看他素来安顺木讷,可愈是唬人肃穆的场合,他愈是能稳住阵脚,倒比那些惯会逞能的小师弟们有胆色。

如今见眼前这宦官权势滔天、咄咄相逼,心底那股子倔劲儿更甚,看也不看眼前那人,咬字间气焰愈炽,“为人臣子,当为汉家受节,我若是背义望恩,肯与那盗贼无别!”


25.


徐公公的手狠狠掐住了萧嘤嘤的下颚,显瘦细长的指节贴在萧嘤嘤涨红的脸颊上,更显得凉得骇人。


“小老板恐怕是落了一句。” 徐公公的声调平稳,唇角微扬,竟也听不出有几分怒气。

——我心似铁石样坚,若要我折寿延年,拼一命死在眼前。

便是这句。


“不过给洒家唱一折戏而已,何故拼了玉石俱焚的念头呢?”

萧嘤嘤刚想反驳,却被带着冰凉扳指的拇指压住了上唇。


“小老板你方才昏迷时口中一直叫嚷的金陵,可是不打算去了?”


TBC

你谁啊徐公公(。


评论(17)
热度(97)

© 不要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