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停

不辞冰雪

嘤嘤外传

放马猜来:)


40.


故事总要说完,戏也总要散场的。

萧嘤嘤一个人坐在那空落落的戏台上,绣着彩云的小靴子耷拉下来,慢悠悠晃着。

日子好像又回到了云山上,一天天认真老实练功,师父骂他也不恼,痴痴捧着话本念叨,金陵这样好,戏里的人呀,怎么偏就不去呢?


41.

他从怀里掏出一个精巧酒壶,是那日秦淮河畔他与那画舫作别时,徐公公塞给他的。

夕烧半空,晕染下绯红与浅紫,趁着和风追逐流云的尾巴而去。萧嘤嘤眯起眼,第一次端详壶身上的小字。

着酒,原来叫钟情。


42.


“嗨呀!有好酒若独饮,岂不辜负这好风好月!”

不知何时,身前忽得站了个人,萧嘤嘤皱起眉头仔细端详,一袭白衣邋邋遢遢,还摸着肚皮打了个酒嗝,摇着扇子眼睛直勾勾盯着他的酒。

萧嘤嘤酒才喝了两口,眼神有些迷瞪,心里想着便喃喃说出来,“您这公子满嘴瞎话,才傍晚哪里来的月色?倒是公子您的脸更像是平湖秋月……”

白衣公子听了他这醉话并不生气,嘿嘿一笑蹲下身来,“我也不白喝你的,呐,我跟你换!”


43.


萧嘤嘤揉揉眼,看向身前伸出的那只手,手心白莹莹,圆滚滚的一颗,可不正是——

“胖胖球?”


44.


“呿!什么胖胖球!”

白衣公子勾起手指就在萧嘤嘤鼻尖儿上刮了一下,“这叫鸽子蛋!鸽子蛋知道吗?”


45.

萧嘤嘤忍不住笑起来。

那人叉着腰瞪着眼,气鼓鼓嚷着鸽子蛋的样子,活灵活现一只好吃好喝的胖鸽子精!

萧嘤嘤早忘了自己多久没笑过了。

圆圆的眼睛弯弯的,浓浓的眉毛也弯弯的,眼角像石板路上滴落的涟漪,漾满了亮晶晶的碎星星。


46.


那晚风是凉的,酒是热的,一年前喝过的钟情,今夜竟不觉得苦了。

萧嘤嘤扯松了领口,露出一截细白的颈子,月光映着映着,就映到了白衣公子的眼睛里。

“嗳,你叫什么?”一双手从后面探过来,不动声色替萧嘤嘤合好领口。

“……嗯……”萧嘤嘤一躲,挥着小拳头把眼前的大头拨开,怕他再刮自个儿的鼻尖,“萧,萧嘤嘤!”

“萧嘤嘤,你听好,”那人轻易就用手心包住了他的拳头,看着指缝里透出的莹莹白光,带了几分玩味得说到,“拿了我的蛋,就是我蔺飞飞的人了。”


tbc

评论(17)
热度(103)

© 不要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