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停

不辞冰雪

【楼诚深夜60分】同桌

 @不羡归 想你了,写个60分吧。


《同桌》

 

阿诚忽然想到,一开始自己是不肯与大哥大姐同桌吃饭的。

 

明镜喊他过来,他总战战兢兢摇着头,自己懂事得端一碗白饭,缩在墙角狼吞虎咽扒完。明镜看了难过,又不忍心数落他,只好先随他去。

 

直到明楼那天放假回来看到墙角的小人儿,皱着眉头冲他招招手。

 

明诚挣扎了许久,紧抿着嘴唇坐到明楼所指的位置,头都不敢抬,筷子只敢伸向面前的素菜,每种也只是夹一点点。

 

明楼停下筷子看了他许久,也没说他什么,叹了口气,伸手搛了一大块白嫩嫩鱼腹,裹了酱汁,放在阿诚碗里。

 


 

翌日清早,明诚背了书包刚出卧室,便听到餐厅一阵嬉闹。

 

明楼难得有空,把明台放在膝上喂他早点。小孩子很是兴奋,手舞足蹈去抓离得老远的粢饭,口中蹦出些咿咿呀呀的字眼,明楼笑得和暖,宽阔的臂弯牢牢箍住明台的胸口护着,闲出的那只手拿餐巾去擦被小弟蹭在桌上的黑洋沙。

 

明诚看得呆了,大哥教他读书认字一贯温和,但总归是严肃的;这样恣意的嬉闹,他是从来不敢有的。他只需乖一些,再听话一些,这样便不会惹人生厌,不会叫人赶走了。

 

明楼仿佛听见他心里的嗫喏,在清晨的光晕里缓缓回过头来,揉着暖阳的睫毛落下又抬起,轻易便将明诚眼底的羡慕与怯懦统统敛入眼中。

 

明诚的手指紧紧抓住了书包布带。

 

 

“哎呀,看看你们兄弟俩干得什么呀,脏死算啦!”明镜出门就看到明楼抱着明台胡闹,围嘴上落得净是黏糊糊的米粒,伸手便将明台抱走,再不能落入那个没正形的大哥手里。

 

明楼看着风风火火的大姐,面上仍挂着笑,拿了桌上温热的毛巾擦了手,忽然转头招收道,“阿诚,你过来。”

 

明楼似是一直有这样奇妙的力量。

不论是十几岁还是四五十岁时,只要他温和笑着宠溺招手,无论那之前是光明还是泥沼,都能让人义无反顾向他走去。

 

阿诚不知何时已站到桌边,来不及惊呼出声,瘦小的身体已被明楼一把抱在腿上。

 

“阿诚也想和明台一样吃饭吗,还是要大哥喂才肯到餐桌上来?”明楼声音里带着不常属于他的轻快,饶有兴味看着被自己捡回家的二弟。

 

“我没那样想。”明诚脸都通红着别过头去,不知是被揶揄,还是因为头一次被人这样抱着……

 

大哥宽阔的手臂此刻就这么牢牢扣在他腰上,柔软的毛衣带着温度一下下扎上在他露出的后颈,明楼高出他一头有余,全然看得清他耳后都赧红了一片。

 

筷子不知何时已然递进了他手里,可明诚却不得不更在意臀下大哥大腿的温度,隔着柔软的布料传达到他的皮肤,让他手中的筷子几乎都要掉在桌上。

 

养母几乎从不抱他,这样的温柔亲昵,已然消弭在明诚渺远而不可寻的孩提印象里,他恐怕一辈子都不愿承认,这时的自己用了多大的意志力才忍住不悄悄仰头,向身后大哥的脖颈蹭过去。

 

他缩得更是厉害,恨不得低头把脸埋在豆浆碗里。

 

“怎么,够不着远处的菜么?”

 

明楼在他耳边淡淡开口,掌心就那样贴上了他的背后,带了一点毋庸置疑的力气,一字一顿道,“做我明家的孩子,需持身秉正,顶立门楣。”

 

少年单薄的脊背上每一个嶙峋的骨节都硌在明楼手心,他心头晃了晃,顿了片刻才重新开口,“吃饭也要直起腰来,你且试试看,现在够得到了么?”

 

明诚直起腰来,小心翼翼去够最远处那盘锅贴,才送进口中,明楼的右腿不自觉动了下,明诚毕竟也是十几岁的孩子,比不得明台形容尚小,身子跟着一抖,明楼下意识伸手便扶住他的腰侧,如此一来,真是亲昵得不像话了。

 

“大……大哥,我够着了,我能下来了么。”明诚吞下锅贴,大着胆子开口询问明楼的意见,眼睛里亮晶晶得,不知所措得快要哭出来。

 

明楼见状不再闹他,微微松了手,明诚像得到了赦免,赶忙从大哥腿上滑下来。

 

“不想那么吃,那就在我身边坐好。”

 

明诚松了口气,快步拉出属于他的那把椅子,挺直腰板端正坐好,大口大口吃起来。

 

明楼看着他笑,反过来自己用的温毛巾,递到他手边。

 

 

明诚收回思绪,看着空落落的客厅,仿佛和二十年前没什么不同,大姐和明台只是暂时离开去换个衣服,很快就会回来。

 

明楼的背影依然宽阔,今日却不像往昔那般挺得笔直,窗外灰蒙蒙的晨光落在他的镜片上,看不清眼底曾经和暖的流光。明诚心底一酸,轻轻拉开椅子,坐到餐桌前。

 

这样同桌吃饭,一过就是许多年。

 

“阿诚,”明楼轻轻开口,不知是不是也想到了什么遥远的往事,“就坐这里,别走了呀。”

 

“知道了,大哥。”他的声音比明楼更低回一些,仿佛足以接住一副曾经毫无破绽的躯干。他伸手拿出刚刚温过的毛巾,递到明楼手边。

 

FIN

评论(40)
热度(415)

© 不要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