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停

不辞冰雪

嘤嘤外传

来了不少新朋友Warning一下

这不是同人


《嘤嘤外传》


47.


“大流氓!”

 

萧嘤嘤甩开蔺飞飞的手,晃晃悠悠刚站起身,却不胜酒力,一屁股跌坐下来。

 

正落在一个软绵绵的怀里。

和着淡淡药香,温润熨帖,像揉了暖阳的初生春草,蔓延缠绕,再也挣不开了。

 

48.


夜半的金陵,仍有曲水浮灯,似有昔日繁华从那寂落里脱胎而来,萧嘤嘤眯起眼来,眼前人白衣风流,笑意不减。

 

“你到底是谁……”

 

他喃喃开口,耳边兀自响起戏台上咿咿呀呀的声音,他凝神再用力去看,却见那人眉眼似纱似剑,俨然便是戏中人的样子。

 

萧嘤嘤神思恍惚,不知自己身在何时何地,只知手被人牢牢握着,仿若这就要去盛夏廊前听骤雨,要去凉夜点灯,看潮升。

 

49.


蔺飞飞这辈子恐怕都忘不掉萧嘤嘤那晚的样子。


酒喝得上头,却倔生生睁着眼,两手捧着他的脸,一遍遍问,你到底是谁。


世间美人有许多,有人胜在皮相,有人妙在身段,可唯独这眼睛好看的人,最让人无法招架。

 

只被盯着看了须臾,蔺飞飞就再管不住自个儿的嘴了。

 

50.

 

他说,我叫蔺飞飞,是只鸽子精来的。

我家住狼牙山,娘是云宝宝,爹叫蔺嘻嘻。

 

世人总爱讲故事,那话本上的事,自然不全真,却也不尽是瞎编。


哪怕是鸽子精,也不可能靠耍嘴皮子就能赚钱,我家祖祖辈辈,都是卖胖胖球……一样的鸽子蛋的。

 

贞平年间救了了病书生,贪好玩儿随他进了京,哪知道书生跟皇帝小时候打过胖胖球,到现在还欠人家一枚鸽子蛋。

 

51.

 

我本来只是个来送鸽子蛋,可谁知道初雪覆金陵,穿一身红衣裳,就能那么好看呢?

 

他说,先生,我想饮酒了。

 

喏,堂堂一国之君,却抠门到只给了我枚耳扣做酒钱。

 

52.


冬去春来,再好梨花酿,也有喝完的日子。

 

朝堂依旧是朝堂,江湖也依旧是江湖。世间万事勉强不得。

 

就像他虽是个君子,却实在不该做帝王。

 

53.

 

人有生老病死,鸽子精却只能换个身份换个皮囊,继续诗酒风流,游戏人间。

 

蔺飞飞是我,徐公公是我,那个大头阁主,自然也是我。


tbc

评论(14)
热度(116)

© 不要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