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吸

喜欢我吧(⁎⁍̴̛ᴗ⁍̴̛⁎)

嘤嘤外传(完)

79.

慌张张奔至湖边,看着眼前那个小小的影子一点点钻进湖水里,蔺飞飞知道自己错了。

是大错特错。


80.

世人爱欺瞒,却总说事出有因。

这烟火人间多少传奇,多数是因爱欲而生的贪嗔痴念。若非如此,何苦用得着这一池抚仙湖水,才能教人忘却前情?


81.


茶余饭后哄稚子的志怪传奇,也就只有唱了一辈子戏的痴子会信。

这世上哪里有什么鸽子精!


82.


有的不过是一个下山游历的小公子,穿了新做的白衣裳,初到金陵便挤进人堆儿听了场戏。

那旧都城的繁华颓败里,有个小人儿穿了簇新的戏服,红衣金线,却掩不住骨骼里那一脉孤清。他眼里的光芒宁定摄人,就连秦淮河里的灯火水波,都动摇不得。

他站在那里,唱了一句,“爱卿呀……”

字字悲戚,如同在那小公子心口揉了一把碎沙。

要不,他来做他的爱卿吧?


83.


这千丈红尘呀,妙就妙在有千万人生死离合,每个人却又如此不同。

钟情酒唯有一味,情丝绕只有一杯。

心尖儿多小啊,那怕上百年,在意的东西也盛不了许多。


一个人,永远成不了另一个。


84.


蔺飞飞刚想上前,却又猛得停下了脚步。

用了一个个谎言把人圈在身边,时至今日,他又有何资格,不许萧嘤嘤忘了他呢?


85.


秋深露重,湖上总是大雾弥漫。
湖水将要摸过发顶时,萧嘤嘤仿佛看见蔺飞飞的身影了。


自嘲一笑,你瞧,他可真是,太想这个人了。


86.


萧嘤嘤吧眼睛闭上又睁开。

眯眼看着天上的晨光,终于还是站起身来。

胸口有样东西硌得他难受——临走那夜他一只脚已经跨出门去,回头看见月色悄悄停在蔺飞飞额头上,他挣扎了片刻,取出匣子里那颗鸽子蛋,又找了颗新的换上。

“拿了我的蛋,就是我蔺飞飞的人了。”


87.


不是话本里的大头阁主,不是赠他钟情的徐公公,只是那个蔺飞飞。

罢了罢了,再苦的酒,是自己说要喝的,便一滴都不该倒掉。

那么好看的蔺飞飞,和他在月下饮钟情的蔺飞飞,他怎么舍得忘呢?



88.


古往今来多少人听戏,总爱停在轰轰烈烈那一折,至于肴核既尽之后寡淡平静的宿命,总是草草收场,乏人在意。

于是故事的最后,是两岸猿声与一叶轻舟。

蔺飞飞从迷迷糊糊的萧嘤嘤手里抽出那本被泅湿又晾干了的话本,果然缺了最后几页,蹙眉深思间,却听得怀中人迷迷糊糊的问——

“你说,那个大头阁主和小皇帝,到底是个什么结局?”

蔺飞飞答不上来,只好抬脚替他家小祖宗蹭掉不舒服的软靴,把人往怀里紧了紧,才把肉嘟嘟的下巴抵在他头顶。


89.


帘外起了夜雨,依稀还有萤火。

小舟顺流而下,是时候做个好梦。


后来的后来,总有说书先生说:这江湖,从不缺爱情传奇。


END

评论(24)
热度(156)

© 不要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