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怂

不辞冰雪

【番外】万里舆图(上)

NC-17,互攻预警,蔺靖暗示
CP:萧庭生x萧玄渚


《万里舆图》


“是何珍品,还非要移步这大殿中方能看?”

萧庭生抬脚进门,却见武英殿中一派空寂。

一十二名侍从手抬卷轴低头而入,小心翼翼置于大殿中央平坦的地砖上。



“陛下人呢?”萧庭生鼻翼翁动,四周并无熟悉气息,心下不自觉有些失落。


“回禀齐王殿下,陛下仍在返京路上。陛下吩咐,此物是琅琊阁给太上皇寿辰的贺礼,如今被他讨了来,先请齐王殿下赏鉴。”


庭生揉揉眉心,自己这弟弟惯是个会讨巧的,连蔺阁主给父皇的东西都能讨来,如此规模的贺礼,想必花了琅琊阁不少力气。


“不必了,本王等陛下回京再——”正欲扬起声阻止,却被眼前展开的画卷吸引:

工笔细琢,标以蝇头小楷,上书“万里舆图”四字,盖以琅琊阁的印鉴。其上跃入眼前的,果真是大梁的万里江山!



西起突厥,东至东海,上宕北境,下抵南楚……这是父王短暂一生里,寄托一切清明理想的疆土,也是父皇戎马半生,也不曾踏遍的山河。

如今尽在他眼前了。

“掌灯。”


胧月初照,图上的精细轮廓自是模糊不清。庭生声音有些颤抖,顿了须臾,却又不放心叮嘱,“切不可取寻常烛灯,当心翻倒燎了这图卷。偏殿陛下床头有一盏西域进贡的马灯,你且去寻来!”


齐王气势凛然,又素与陛下亲厚,不论武英殿还是养心殿平日都随意去得。一旁的小太监不敢多言,匆匆去取了。


武英殿门不知何时在身后合拢,庭生全然未察,心思都在这万里舆图上!


这东海波澜汹涌,是父皇昔日韬晦之所,那碧海白浪,曾如祥云朵朵镌刻在他麾下将士的头盔上。掌灯细看,彼端南境群山毓秀,依稀令人相见是霓凰郡主捍守多年才使敌寇秋毫不犯。而那西羌——


图宽约数米,庭生探身也看不清,实在舍不得弄脏图卷,便褪了鞋袜裸足上前,俯腰垂手,细细磨损——那西羌边关座座城池,寸寸疆土,皆是他和弟兄们拿命搏来的!



灯影摇曳,正巧晃过一个极小的地名,庭生只觉得呼吸一窒,胸口都重被灌了风雪。

他终于懂得,将这图卷送至他面前的用意。




窄腰忽得被人从身后环住,有湿润热气袭上耳廓——

“是孤兰岭。”




萧玄渚不知何时出现在殿内,颊侧寒意消融,想必是站了好一会儿了。


庭生一惊之下回身,却被人顺势扯了腰带。缂金绸带倏然落下,正落于群山之间,灯火幽微间,有如波光粼粼一道长河。


春风乍起。

昔年他萧庭生与玄渚生死相依的孤兰雪岭,今日想必也有冰河消融,雪水润物。


“蔺先生讨父皇开心的确有一套,连庭生哥哥也能看得如此入神,朕真是自愧弗如。”

才扯开衣襟,萧玄渚的手掌便已蹭过肚脐绕向后腰。



“陛下,这是要做什么!”庭生又嗔又怒,低声斥责。

才几日不见,这堂堂天子便要在群臣朝拜的武英殿内,对他行这无耻之事吗?



“自然是想上庭生哥哥……”萧玄渚的手灵活钻入亵裤,掂住庭生的臀瓣,重重捏了又捏。


“你——” 庭生吃痛,欲再发怒,萧玄渚却轻笑一声,用鼻尖碰了碰他的鼻尖。


“也想被庭生哥哥上。”


另一只手猝不及防袭向前端,尽是湿濡滑腻。

果不其然。


tbc

写点自己爽的,这是第一篇

评论(23)
热度(110)

© 不要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