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吸

人间雪,白云客

【巍澜】《真心相爱要做的21件事》0-4

inspired by wuli鳇呔子

又名 文手开车21题 (别信


00


沈教授最近电脑技术进步很快,已经会上各种论坛了。今天他点开了龙城中学贴吧的一个热帖,带上眼镜,边看边念,“精品,真心相爱要做的21件事……”


一旁的赵云澜豆奶才喝了一口,差点全喷在屏幕上。


“别看这种没营养的东西,这种老土网络段子都过气十年了。”


“你好厉害啊,”沈巍瞪大了眼睛,有点崇拜地看着赵云澜,伸出手指头戳戳屏幕上的发帖日期,“十一年前的。”


赵云澜:“……”


“我觉得这个叫黄太子的楼主说得挺有道理的。”沈巍的目光重新移回屏幕。


“管他什么黄太子还是白太子,”赵云澜不知为啥突然上火,俩手捧着沈巍的脸蛋扭向自己,粗声道,“不准看。”


沈巍挑了挑眉,抬手也摸上赵云澜的脸,“好,看你。”


赵云澜在这深情款款里肉麻得打了个冷战,认命得收了手。


“不管是不是这21件,平常人眼里相爱的事,我都想跟你做一下。”在昆仑以外,他也不过是一个肉体凡胎的赵云澜,自己带了一万年这么重的爱来找他,他二话不说就接了过来,这里面心计和思虑太多,他们甚至没能正经谈个恋爱。


“唉,”赵云澜败下阵来,沈巍这个老妖精就是这么要命,一个眼神就能让人看的心里发酸,“你说,第一件是什么。”


01 大庭广众下的一个吻


万事开头难。


第二天中午赵云澜叉着两条长腿在特调处沙发上午睡,沈巍走过来轻轻拿走他脸上的书。办公室众人怀抱着早下班的愿望,殷殷期盼望着他俩。


赵云澜被突如其来的光线晃得皱起眉头,还没来得及睁眼,沈巍就摘下眼镜,在这光里吻下来。


赵云澜睡眼惺忪,一时分不清身处什么时辰,面前一身温柔熟悉的气息让他恍然在家里每个早晨被吻醒,于是下意识伸手够住沈巍的脖子。


众人发出宛如慢性咽炎一般的恶心干呕。


沈巍有些不自在得和他分开,手下力道却很轻柔地把人扶起来。赵云澜这才恍然记起沈巍昨天说的事,心里美滋滋,对羞涩的沈老师偶尔公开秀恩爱的行为无比受用。


“大家继续,继续”,说罢转向沈巍,舔舔红肿光亮的嘴唇,如同一朵玫瑰刚进行完光合作用,“再来一个。”


“说了只有一个吻了。”沈巍脸忽然通红,转过身自己跑了。


02 在一张床上睡一晚,除了抱抱亲亲什么都不干


“什么?”赵云澜被塞了满口肉酱意大利面,含混不清地抗议道,“这不可能!”


前段时间有一晚在阳台上玩得太过,他有三天没下来床,消炎药吃到胃病跟着犯,沈老师心疼又自责得偷偷在他床角抹眼泪,之后更是有两个星期都只肯看他睡着,然后自己去沙发上待着。


“好不容易能同床共枕,还什么都不能干,你把小小巍憋坏了可怎么办!”赵云澜鼓着腮帮子控诉,满眼楚楚可怜。


“那就再过两天,”沈巍额角抽搐了一下,“今晚我还是……”


“别别别,不干就不干。”赵云澜立即乖巧,生怕这得来不易的亲亲抱抱又泡了汤。


到了晚上。


沈巍洗澡出来,赵云澜已经赤身裸体躺下,期待地拍拍床的另一边,“黑袍哥哥来来来。”


“你怎能如此……有伤风化!”沈巍甚至不敢看他,从脖子红到耳朵,毫不客气得从赵云澜屁股底下抽出来被子,盖住他一身风光,这才勉强喘息一下,放缓了语气,“着凉了可怎么好?”


赵云澜在他着柔柔软软的安抚里失了先机,整个人被沈巍隔着被子抱住,轻轻吻在额头上。


赵云澜被禁锢得手脚都不得动弹,憋屈得很,心想我黑袍使都男人绝不认输,于是低头在沈巍锁骨上轻轻亲一口,再偏过头看看他,再在颈侧亲两口,又眨眨眼睛看向他。


柔情蜜意,像总也看不够。


面对如此纯情的老流氓,沈巍挫败地闷哼一声,欺身上来反客为主,安慰自己这第二件事今天就算了,明天再做也不迟。


03 为彼此做一顿饭,面对面看对方吃完


沈巍做什么都过分认真,这次还手抄了黄太子的雷人烂帖21条,贴在冰箱上。


“我咋娶了这么个傻汉子。”赵云澜烦躁得挠挠头,拇指掠过那张纸上工整的毛笔字,想起沈巍郑重其事把心愿单一条条打上勾勾的傻样子。


这家伙看起来高深莫测、不解风情,可他偏偏一眼就能看出沈巍脑子里都想些什么。

固执的、笨拙的,傻乎乎的,想要好好跟他赵云澜谈恋爱罢了,他何德何能拥有这样温柔刻骨却又小心翼翼的心意呢?


真拿他没办法,赵云澜轻轻笑了起来,低头人命地打开了冰箱门。


饭都是沈巍每天换着花样给他做,中午即便不能一起吃饭,也要像对待小学生一样在他包里放个便当,都不知道上次吃外卖事哪辈子的事。


今天龙城下了一点冷雨,沈巍收了伞进门,就看到赵云澜手上沾着面,愁眉苦脸地搅动着一碗疙瘩汤。

“你回来啦。”赵处转过头来,脸上还沾了一片葱花。

沈老师再也把持不住,伸手从背后抱住了他。


最后赵云澜当然是面对面看着沈巍吃完的,只不过赵云澜实在没空去想那碗疙瘩汤咸了还是糊了。


这时候他坐在沈巍大腿上,沈巍的东西还欢快得被他下半身含着,围裙上除了面粉和鸡蛋还沾了许多湿答答的液体,皱巴巴歪在脖子上。


04 为他写日记,哪怕只有几个字


赵云澜平生最恨的就是写日记。


有一年暑假作业,他写了半本日期天气加一句“今日无事可记”,被老师罚站,第二天交了一篇新的:“X月X日天气阴,今日有事可记。”


可是沈老师吃完晚饭就写了,密密麻麻一页纸簪花小楷看得人就头大,后来他赖在沙发上吃水果不肯动弹,沈老师直接把电视给他关了,拿了个龙城大学的作业本,命他今晚必须把日记写了。


赵云澜哭丧个脸涂涂改改半天,撕了几团废纸,沈老师也不管他,自己去书房改教案了。


沈老师背完课从书房出来已经快十一点了,客厅的灯还开着一盏,他有些心疼得想要把趴在茶几边睡着的赵云澜抱起来,却看到他脸下面压了一张纸,上面还沾了点口水。


沈巍轻轻把纸抽出来,在昏黄的灯光下眯起眼睛,


“7月7日天气晴。今天下班等红灯的时候我偷看沈巍了,他的耳朵看起来像一瓣橘子。”


TBC



评论(120)
热度(2934)

© 不要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