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吸

喜欢我吧(⁎⁍̴̛ᴗ⁍̴̛⁎)

【巍澜】一个芥子 2-3

变呔皇帝/美人将军。

AU改名叫芥子了,那就搞一个



2. 芥子关


这美人将军自小在乱葬岗长大,食人尸骨求生。


那一年赵云澜还不过是先帝诸多皇子中最不成器的一个,连君王都未封,只赐了昆仑的封号,命他戍守荒僻无人的芥子关。


那日百无聊赖,从人家田里顺了条青驴,倒骑着便叼着根高粱饴在关在瞎转悠,不知怎么就到了一股恶臭的乱葬岗。着山岗本没有名字,只是芥子关本就是红尘浮生之一线,城墙高耸,便封住了赵氏江山的万里丰腴之地,关外尽是苦寒贫瘠,自然成了流放囚犯的必经之途,于是野泽衰草,不乏枯骨。


早晨的天儿雾蒙蒙的,他捏着鼻子本想回去,忽然就看到一个小孩,嘴上还叼着一只生啃了一半的旱獭。

小孩蓬头垢面,瘦得看不出年纪,就一双眼睛特别亮,像湖水里的星星。


见到赵云澜之前,沈巍觉得活着倒不如死掉。日复一日看流放的苦役因饥饿与无望丧失心智,甚至不惜互相残杀,最终都难以活命,只等他晃晃悠悠渔翁得利,捡拾尸骨上些许干粮。睁眼闭眼都是腐臭,拒绝和吞咽只出自本能。


时间于他不过日升月落,了无意义。可那人忽然就这么朝自己走来,真不知什么地方来的神仙,他搜肠刮肚,拼凑了自己见过所有亮晶晶的东西,也比不上这人一个衣角。


沈巍下意识擦了嘴角的血,囫囵吞下骨头,假装一副很爱干净的样子。向前伸伸手,却又困惑地看着自己的胳膊,矇昧的脑瓜领会不到这一举动的含义。



昆仑君见状,挑了挑眉,忍不住笑了起来,伸手就把小孩拎到了驴背上。


皇子衣裳虽不整齐却干净柔软,是一抹将雨未雨时的青色,小孩挨着他却不敢贴近,唯恐弄脏,张着嘴巴痴痴看着他。


这是火中雪,是云中月。


赵云澜打小就看不上宫里那些乖顺的小宠物,太后那嘴嘴上抹蜜的红鹦鹉被他染了绿毛,父皇那只扭模特步的基佬汗血马被他剪了尾巴,更别提宫里那些唯唯诺诺的太监宫女,他看了就来气,横竖就挑了个不起眼的侍卫,又懒又馋又胖,平时惯得像半个主子,仿佛一只招摇过市的大肥猫。


侍卫见他家小王爷破天荒拎了只又脏又臭的小野狗回家,以为要被分宠,一脸警觉地眯眼瞅着小孩;被赵云澜踢了一脚屁股,终于不情不愿,打了盆水给小孩抹脸,想不到帕子还没挨上,小孩便猛得挣脱,小狗似的四肢着地、张牙舞爪,一副想吃人的模样。


胖侍卫被那凌厉雪亮的小眼神瞪得一哆嗦,瞅着着小孩才到自己腰侧的身量,摸摸鼻子觉得自己有点怂。

“大庆,边儿呆着去。”昆仑君倒是在一边很是乐呵,蹲下身来,伸手接过帕子蹭在小孩圆鼓鼓的小脸上,小孩一躲,却与方才不同,他别了别脸,尖牙利齿尽数收敛,一双大眼睛也垂下去。


得,竟是个天生知道害羞的主。


大庆看在眼里,啧啧称奇。


3. 沈巍


饶是洗了三缸水,这小泥猴才算脱了层皮,头发实在理不开,被胖侍卫不耐烦得命仆从一梭子剪短了,如今半干的黑发软趴趴贴在脸上,将将扫到颈窝,露出喉结,否则看他这形容瘦小,怎么也分辨不出有十三四岁的模样。给换了一身新衣裳,学着旁人的样子坐上椅子,屁股却放不踏实,只堪堪挨一个边角。

昆仑君练完鞭子回来时,便见下午捡回来的那孩子双手乖乖放在大腿上,屏息凝神等着他。


赵云澜愣了愣,想不到这脏兮兮的小鬼,洗干净还是个小美人,虽没几两肉,眉眼倒是比画上的小童子还精细。他舔舔嘴唇,剥了块糖就往嘴里塞,却听到咕噜一声叫。


那小美人捂着肚子,窘得直接从椅子上掉下来。


赵云澜见状,笑好大声,上前两步走近地上的小孩,问他,“饿啦?”


小孩又羞又恼,心想早上就是因为见了这人,那一只又肥又大的旱獭才从他口中捂着耳朵跑了,否则眼下也不至于饿得肚子叫,他张着嘴正要反驳,一块白白软软的东西就被塞了进来。


头一次吃甜的,小孩舌头才碰着就慌忙吐出来,拿手心捧着,睁大眼着这玩意。讶异间,那点甜意便自舌尖点点化开。他忍不住,伸出粉红的舌头,又舔了一下。


长这么大,他吃过油香脂腻的旱獭,尝过腥臭坚硬的蜥蜴,挖过沙草的根须,偷过死人身上生了霉点的馕,甚至在险些被土狼咬断脖子时咬过对方的后腿,却从未碰过这样柔软而惑人的滋味,像是一身利齿尖刺,都会被这点甜意腐蚀消融。


“这是糖,整颗放进嘴里吧。” 救他的人忍着笑开口,于是还来不及阻止,这小孩怕被人看出蠢的样子,急切得把整颗糖吞了进去,然后有些失落不甘舔舔牙齿上的余味,抬着水汪汪的眼睛去看他。


昆仑终于笑出声来,不急着再给他一颗,伸手摸摸他半干的头发,然后问,“你有名字么?”


这人笑得好看极了,仿佛只要他能笑,让人肝脑涂地也不过轻而易举的事。那颗糖卡在喉咙与胃之间,陌生却又真切存在,迅速消融着,他点点头又慌忙摇头,像是被糖块噎得难受,右眼又湿又热,茫茫然滚下一滴泪来。


“沈巍,”昆仑轻声开口,“你便叫沈巍吧。”


他的笑容忽然收敛不见,眼神在眉下的阴影里显得很深,沈巍后来悄悄梦了许多年,却自始至终参不透这一点深情与仓皇。


那天昆仑君看起来累极了,吩咐大庆带这孩子吃点东西,自己却好像想出这么个名字花了极大力气,靴子都未脱便翻身上床便睡着了。


过了半晌,他听见窸窸窣窣的声音,心中百转千回,却没有睁眼,过了须臾,庭中只剩了蝉鸣,他感觉一只小手小心翼翼探过来,轻轻碰了他的脸。


“你这小兔崽子怎么又溜回来了,走走走别扰着殿下睡觉!” 屋内一阵嘈杂,显然是大庆一时没留神让沈巍溜了,却被仆从发现他不知为何溜回了昆仑这里,便被逮了回去。


赵云澜喉头酸涩,眼前热得厉害,忍了又忍转过身去,才没有落下泪来。


TBC

评论(22)
热度(445)

© 不要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