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停

不辞冰雪

飞嘤野史(全文)

WARNING:是同人,也是一切。

 @蔺飞飞  @萧嘤嘤 最后还是写完了,送给你们。



《飞嘤野史》


01


  金陵小学的体育老师萌挚今天头很大。


  好端端的教同学们学射击,有个披头散发的小痞子忽然出现,吹了一计鸽哨,满笼子呆若木鸽的鸽子全都打了鸽血,齐心合力啄烂了笼子全飞跑了。


  那小痞子就腾云驾鸽而来,也不穿校服不扎头发,一看就是隔壁琅琊体校的,萌老师正欲跳上房顶抓鸽子,只见那小痞子笑嘻嘻往他们班队伍前头一站,没看班花宫小羽,也没瞧体育委员穆小霓,甚至连学习委员秦般般都没搭理,径自走到了沉默寡言的萧嘤嘤面前,掏出一个还沾着鸽子羽毛的信封就往对方怀里一塞。


  “萧嘤嘤你好我叫蔺飞飞。呐,这是给你的。”

  “这是什么?”

  “情书呗,这都看不出来,罗里吧嗦的切!”


02


  萌老师觉得自己纯洁的耳朵受到了玷污,鼻孔里都在冒烟。

  “你你你你们这是早恋,是要被关禁闭的!”

  “紧闭是什么?我们俩一起关的?有床吗?我要圆形水床,四面要带镜子,上面最好铺满玫瑰花。”蔺飞飞从怀中掏出一把折扇,底气十足,威风八面。

  咕咕,咕咕,一大片鸽子跟在他们老大身后随身附和。


  萌老师觉得自己铜铃一般的美目也被玷污了。


03


  “xiao ying ying……我 xi huan 你……我 men fang xue 一qi去 吉shen tan上吃粉子dan吧。”


  “哇好浪漫啊,”最好热闹的卫生委员小浴巾踮起脚来,在萧嘤嘤身后偷看到了情书内容,“可惜是个文盲哈哈哈哈哈哈哈——唔唔唔”


  旁边的德育委员萧睿睿看到远处小痞子投来的一计眼刀,赶紧一把把自个儿的袖子塞进了小浴巾嘴巴里。


  “我……我不爱吃粉子蛋……”萧嘤嘤脸红到了脖子根儿,下意识的想找自己的好朋友林小酥求助,却怎么也看不到他的身影。


  “无所谓吧,”蔺飞飞很大哥的向头顶右侧45°挥了挥手,看也不看萧嘤嘤,“你看完了就拿着这个!”


  “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鸽子们煞有介事重复着老大的台词。


  蔺飞飞话音未落伸出另一只手向前抛了个什么,萧嘤嘤平时跟同学们打魁地奇一直是找球手,接东西已经成了本能,还没等反应过来,一个白色的的小球就落到了他手里。


  荧荧发亮,还沾了一层可疑的汗意。


04


  “哇这是什么?”身后围观表白的女孩子们看到blingbling的东西就移不开目光。


  “胖胖球吧?”宫小羽拧起秀眉不确定得猜道。


  “什么眼神儿,这一定是东海珍珠。”穆小霓很是肯定。


  “没读过书的笨蛋们,这当然是……白色飞贼了!”秦般般机智非常。


  好学生做惯了,哪里见过这种阵仗,萧嘤嘤左顾右盼希望好友林小酥能跳出来救他出苦海,可是这个小子关键时刻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05

  鸽子们咕咕附和得此起彼伏,萧嘤嘤捧着这颗鸽子蛋仿佛烫手的山芋无人求助,只能第一次鼓足勇气抬头看向眼前这人,却看到蔺飞飞狂拽炫酷的脸颊上有一抹不自然的红晕,他说,

   “喏,把鸽子蛋拿好,以后就是我的人了。”


06


  后来萧嘤嘤还是没有去吃粉子蛋。


  倒不是因为他真不想吃,虽然更爱吃榛子酥,但吉婶他还是喜欢的,只是蔺飞飞塞了这么贵重的东西给他,他总觉得得去见一面然后还给他的。


  没能赴约是因为,萧嘤嘤被梁校长罚去学校东院干值日了,理由是违反校规、扰乱风纪。毕竟蔺飞飞他爸是琅琊体校的校长蔺吸吸——成天戴墨镜叼烟斗的不好惹,况且蔺飞飞也不是他们金陵小学的,于是就只能罚萧嘤嘤以儆效尤。


  萧嘤嘤拖着扫把往回走,金陵小学门口刚有城管经过,路边摊瞬间无影无踪,萧嘤嘤瞅着空落落的街角和地上的狼藉低下头,不知在琢磨什么。


  忽然一盒香喷喷的榛子酥伸到眼前。


  “小酥,你今天上哪儿去了——呃”,话音未落,就被林小酥往嘴里塞了两块榛子酥,“嘘,别说,我今天逃学去小祁哥家打红色警戒了,你可别跟我爸说,他得打断我的腿。”


  萧嘤嘤很是矛盾的点点头,“我答应你不说,可你别再逃学了。”


07


  话说那蔺飞飞自从在金陵小学的体育课上风光无限了一把,似乎就销声匿迹了。


  萧嘤嘤发现自个儿上学路上视线总若有若无飘向路边摊的方向,他在琅琊体校那么大的名气和派头,若不是三分钟热度,便是气自己没能赴约吧。


  “你怎么了?”走在他前头的小酥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头,转过身来一脸八卦,“想啥呢?”


  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之后萧嘤嘤赶忙把视线收回来,天气渐渐暖了,东院的和风总会吹落满地柳絮,他得早些扫完回教室上早读。


08


  萧嘤嘤第二次见蔺飞飞,早春的海棠花已经开了,语文课要小测验了,他正皱着眉头在窗沿下背古诗。


  “海棠花在否?卷帘……卷帘侧卧看。”


  蔺小爷还是一群鸽子前呼后拥的,呼呼啦啦在一堆打沙包的人中为他开道,好不气派。只是面色没有上回那么红润。萌老师和蔺飞飞他爹蔺吸吸是以前体校的同事,周一体育课的时候眉飞色舞告诉同学们,上次来捣蛋的蔺飞飞已经他爹家法伺候了。


  “你爹打你了?” 萧嘤嘤看到蔺飞飞一脸菜色,竟一时间忘了情旁的,没头没脑这么问了一句。


  “没有,”蔺飞飞一脸菜色,依然倔强的昂着大头,“也就是不许我吃肉,然后天天打胖胖球。”


  “哦,”萧嘤嘤迅速低下头,“你那鸽子蛋太贵重了,我怕磕了碰了就放家里了,要不你给我个地址,我送去给你……”


  蔺飞飞挑起一根眉毛,“给你你就拿着哪儿那么多废话。我蔺小爷送出去的东西,哪儿有要回来的道理?怎么,你敢瞧不起我?”


  萧嘤嘤咬了咬嘴唇,想起母亲说的话,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那要不我请你吃饭当回礼吧,我娘最会做百合清酿,让我请同学来家吃。”


  蔺飞飞扇子都差点儿掉地上。


  卧槽,这次追美人儿进展也太快了吧,才几天啊就见家长了。


09


  蔺飞飞单手转着胖胖球拍子走远了,林小酥抱着篮球汗淋淋跑过来,拿起萧嘤嘤的校服外套就擦。


  “你跟他说什么啦?”林小酥有些好奇的张望,他总觉得,自己这个榆木疙瘩好友,最近有些不一样,远远瞅着,好像要发芽了。


  “说要还他鸽子蛋,”萧嘤嘤若有所思,“你要不要……唔,没什么。”


  他把下意识邀林小酥同去的话,猛然吞回了肚子里。


10


  其实从小到大从来没有人跟萧嘤嘤表白的。


  大家都比较喜欢林小酥,就连小祁哥哥也是,玩儿四驱车、溜溜球,还有打红警,都爱带着小酥,他一般就在后面跟着,也挺高兴的。


  头一回有人看不见旁人,手里的宝贝,只交给他。


  若不是……那天小酥逃学不在的缘故吧。


  萧嘤嘤狠狠掐了自己一把,为自己这样的心思而羞愧,他仰起头问最好的朋友,“小酥,我刚才是想问你,周末要不要去我家吃百合清酿。”


  “这周末?你可别坏我好事,”林小酥斜肩轻轻撞了萧嘤嘤一下,“我要跟穆小霓去看《美女与野兽》,她说她喜欢里面那个白毛怪,你说好笑不好笑,女孩子真是……”


11


  萧嘤嘤心里头不自觉松了一把,听着小酥在他耳边念叨叨了一路撩妹宝典,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东院,这是他值日的最后一天了。


  “嚯!”林小酥看着干干净净的庭院,有些兴奋的吹了声口哨,“这是谁这么大手笔,大清早就替你把这破院子扫得这么干净!”


  一枚鸽羽晃悠悠飘落下来,不细看还以为是柳絮。


  萧嘤嘤的拇指一下子捏紧了刚才没来及收紧书包的唐诗,隐约记得那头一句,“百舌唤朝眠,春心动几般。”


12


“小鸟在前面带路,风儿吹向我们,我们像春天一样,来到花园里,来到草地上~”


人逢喜事精神爽,蔺飞飞今天将头发梳成大人模样,还穿上了一身帅气西装,带着他的鸽子小弟,欢天喜地来到丈母娘家赴宴。


萧嘤嘤他娘是琅琊医院的护士长,性子温柔端庄不说,一手好菜是金陵城出了名的。


“阿姨好!我叫蔺飞飞”


蔺飞飞进门就是一鞠躬,静护士长仔细打量着眼前这个小男孩,筋骨结实、又白又胖,人长得漂亮又有礼貌,哪里像萧嘤嘤回来瞎说的,是个小混混。


“你几岁啦?”静护士长慈祥的招招手。


“阿姨我比萧嘤嘤大一岁!”蔺飞飞眉眼精神,字正腔圆。


静护士长开心得眼睛都弯弯,“年纪大一些好,大一些知道疼人。”


“妈!你说什么呢!”萧嘤嘤听到这话,在书桌前坐不住了,放下笔就跑出来,红着脸要把妈妈推回厨房去。


“啊呀呀,你急什么呀,你第一次带同学回家,我还没跟人家飞飞好好说话呢!”


“什么第一次啊,我不是经常带小酥回来么……”萧嘤嘤小声咕哝,飞飞……叫得还挺亲切的,萧嘤嘤脸红到了耳朵根,生怕蔺飞飞这个嘴巴上没把门儿的性格又说出啥让人害臊的话。


“阿姨!”蔺飞飞小朋友清脆得开口,“我给您带了礼物!”


蔺飞飞挥挥小手,四只膀大腰圆的胖鸽子立马把一个礼盒叼到了桌前,抽开了袋子。


“我自己在东南边的林子里逮的,一只小母鸡,您趁新鲜炖了吧!”



14


这下不止是萧嘤嘤,连静护士长也目瞪口呆。


盒子盖儿打开,里头被堵住嘴巴愤怒睁着眼的哪里是小母鸡,分明……分明是只孔雀啊!


萧嘤嘤后知后觉想起,卫生委员小浴巾形容蔺飞飞的那句“可惜是个文盲”,真是一点都不为过。


15


那只差点被炖了汤的小孔雀逃此一劫,钻在萧嘤嘤怀里蹭来蹭去不出来。


“她哼哼什么呢?”蔺飞飞扭过头去懒得看。


“她说她叫汤圆圆,正在林子里散步,就被恶霸掳走,还说要拔了毛炖汤喝。”萧嘤嘤头都没抬。


“屏都不会开,肯定是只假孔雀。”蔺飞飞心里不痛快,翻了个白眼,“我看就是只小母鸡。”


小孔雀听罢恼羞成怒,转头对着蔺飞飞的小胖手就是一口。


萧嘤嘤听到一声惨叫,下意识去抓蔺飞飞的手,没想到指尖才碰到,就被人一把勾住指尖,怎么也抽不出来。


16


没红没肿还能偷香,想来这个人的爪子是没什么大碍,萧嘤嘤放了心,小声斥责,


“你干什么,我妈还在厨房呢!”


蔺飞飞没想到这么快就拉了美人的小手手,从手指尖儿酥到心口,看向汤圆圆目光里的敌意也少了几分,“你真是孔雀?给我开个屏看看。”


汤圆圆看着眼前这个比自己长得还像汤圆的文盲,苦于说不出话,气不打一处来。


“只有公孔雀才开屏呀,它是母的。”萧嘤嘤真是要被这个小痞子气笑了,小手一个松劲儿,就被得寸进尺的人整个攥紧掌心,继而十指相扣了。


17


咚咚,咚咚。


明明还没到邻居阿姨跳广场舞的时间,怎么好像,有一声声鼓声传来呢?


他有些慌乱得抬头向窗边去找鼓声的方向,却正好迎向斜上方蔺飞飞看自己的眼神——


痴痴缠缠的,像拔丝苹果上金色发亮的糖丝,也像刚做好的醪糟醪糟里那第一口甜汤。



18


春光熏暖,那鼓声轻轻碰在耳膜上,又像是缓缓揉按着太阳穴,眼前跳动的光斑仿佛想从沉寂已久的心脏深处,偷一个好眠。


蔺飞飞把手掌轻轻放在萧嘤嘤额头上,听到耳边一声轻轻地叹息。


静护士长不知何时已经推门进来,蔺飞飞抬起食指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她微微蹙眉,会意得点了点头。




19


萧嘤嘤醒过来时太阳已经下山了,蔺飞飞这个坐不住的小子早就不知了去向。


沙发边放了一碗甜汤,电视里的动画片也调了静音。


他低头去找自己的汤圆圆,看到小孔雀的脚被细细软软的绳子栓到了一旁的笼子边。


那里面空落落的。


萧嘤嘤觉得睡太久后脑有些闷痛,他隐隐约约记起来,这里头仿佛住过一只猫头鹰的。


是他和小酥一起在对角巷买的,小酥的狗狗叫佛牙,他的猫头鹰,好像叫……列战鹰吧。


20

他去哪儿了呢?

佛牙好像也有许多时日没见了。

萧嘤嘤忽然有些莫名的烦躁,咕嘟咕嘟喝完了桌上那碗甜汤。

屋子里空荡荡的,小孔雀也安静得睡着觉,他竟然有些想念,下午时分咚咚的鼓声了。


一下一下,沉稳又动听,好像就欢快得响在自己胸膛里,又好像越贴近蔺飞飞,就能听得越清。




21

一向没人叫得上名字的萧嘤嘤,最近成了金陵小学的大红人。

起因不过是金陵小学门口那一排崭新的光轮2000自行车,没有辅助轮的,大人骑得自行车!放眼整个金陵城,也就只有狼牙黑帮有这个实力;为首的大哥带着墨镜,身穿白衣脚踩黑靴,坐骑是最新款的或弩箭摩托车,因为车是偷的老爹蔺吸吸的,蔺飞飞脚够不到地,所以只能让三只鸽子叠起来在脚下垫着,但这也无损一头飘逸的黑发让他无限拉轰。


当萌老师带领一众保安愤怒咆哮,“你来干什么”的时候。

蔺飞飞轻轻扯动嘴角,邪魅一笑,“当然是来接我男朋友。”


旁边一众花痴的女孩子早已心碎了一片,却见到蔺飞飞摘下墨镜,轻描淡写拨开面前簇拥的女孩子,向人群后钻进书包不说话的萧嘤嘤伸出了手。


22

就算去跟萧嘤嘤吃了时尚时尚最时尚的椰奶红豆冰,萧嘤嘤实在是怕了这种阵仗,第二天放学在乒乓球室里躲了半天才往学校后门走,天色已经暗下来,他低着头就撞上了硬邦邦的肉墙。


摸着撞疼了的鼻子抬起头来,却看到两个比他高半头的初中生低着头,其中一个胖一些的,一口便将呛人的烟雾猛得喷到萧嘤嘤脸上。


“听说狼牙帮的镇派之宝在你小子手里?”


“快拿出来给哥哥看看。”


23


萧嘤嘤握在书包袋子上的手,下意识攥紧了拳头。


24

学了好几年胖胖球,身子骨自然是比其他小学生硬朗,可怎么也跟中学生比不了,不过几个回合就被掀翻在地上,狠狠踹了几脚,书包里的文具被抖落一地,也没翻出哪门子鸽子蛋,叼烟的初中生骂骂咧咧要走,却被不肯服输的萧嘤嘤挣扎着爬起来抱住腰腹,狠狠咬了一口,疼得那胖子吱哇乱叫——“老桓,替哥揍这小子,往死里揍!”


远处教务处值班老师的手电筒一下一下晃过来,萧嘤嘤张口要叫,就被那个叫老桓的死死捂了嘴推在地上,见状不妙有没捞到好处,两个初中生翻墙跑了。


萧嘤嘤到底也没出声求助。他啐了口血,狠狠咬着牙在暗暗的路灯下一点点把散落的文具收回灰扑扑的书包里,最后一本新田字格也被撕烂了,里面轻飘飘落出一张被压平了角落的纸条。


上面歪歪扭扭写着两行拼音。


太丑了,不知道还以为写的人是个文盲。


25


右边耳朵被刚才那一拳打得嗡嗡作响,他却好像听见一个恍惚的声音,不耐烦的,却又带着一点点紧张地颤音,


“情书呗,这都看不出来,罗里吧嗦的切!”


远远地路灯映在萧嘤嘤眼睛里,一晃一晃有了光圈,一只小蚂蚱一蹦一跳的路过,猜不出他到底在想什么。


  

26


后门是不能走了,好容易绕到前门,却被人一把拉进了怀里。


耍帅的皮夹克抵不住傍晚风凉,贴到萧嘤嘤脸上有点寒意,正要开口,就被蔺飞飞大吼,“你上哪儿去了,本少爷都在你们学校门口等了你两个半小时了!”


萧嘤嘤右边耳朵还嗡嗡得响,这么被一吼更是耳根生疼,他有些气恼,又像是生怕被发现什么,一把推开了蔺飞飞,“你让开,我跟小酥约好去找他写作业的。”


“不许去!”蔺飞飞苦等美人儿一晚上,以来就被噎得半死,来不及为刚才自己吼人懊恼,就一把拦住了萧嘤嘤。


“你让开,我跟人有约在先,不能迟到,否则我就叫上小酥一起再去找你。”萧嘤嘤冷言冷语,看也不看他就要走人。


“见什么林小酥!根本就——”他的话说了一半,像是忽然哽在喉中,顿了顿重新又开口,声音大了几分,气势却弱了一些,“林小酥没什么要紧的,我可是跟金陵酒楼的大厨订了核桃包打算带你去吃的,快跟我走。”


这一拉一扯间,本来就摇摇欲坠的书包带彻底断了,满袋子东西都掉在了地上,像是终于扯断了萧嘤嘤隐忍一晚上的神经。


“我不吃什么核桃包!”萧嘤嘤自己也不明白,到底哪里升腾起来这一股子火气,“君子一诺千金,不能因为你在这里胡搅蛮缠我就爽约!更何况小酥是我最好的朋友,你我才认识几天!”




27


看着萧嘤嘤倔脾气上来书包也不捡,梗着脖子就往回走,蔺飞飞也觉得憋屈透了。


巴巴的等了人一晚上,各种拉风耍帅的阵仗都成了笑话,心里头只顾着担心他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好不容易见着人,就被这么发了一顿脾气,他蔺飞飞什么小美人儿没追过,哪里受过这种气。


这么想着一轰油门就走,凉风吹了几阵,忽然有一丝微弱的血腥气涌上鼻息。


蔺飞飞怎么说也是狼牙黑帮的老大,心中警铃大作,忙按了刹车。


皮夹克领子上有一抹血迹,方才风扬起正好让他闻着。


脑中一团乱麻,终于隐约想起萧嘤嘤刚出校门时被自己把头按在怀里。



28


那是蔺飞飞第一次看见萧嘤嘤掉眼泪。


只见他小心翼翼走到路灯下,从怀里掏出个什么东西,荧荧发亮,竟比路灯还耀眼,大概是千般小心还是磕坏了一个角,萧嘤嘤把它揣回怀里,又忍不住再端出来看看。



蔺飞飞没踩油门,两只脚尖小心翼翼蹭着地,满心懊悔却不知怎么开口,只好在萧嘤嘤后头跟着,左手扶把,右手抱着灰扑扑的小书包。


萧嘤嘤本就拖着腿一点一点挪,走着走着一个水坑,脚下一个踉跄,险些摔倒。


蔺飞飞再也端不住什么老大的架子,车头一拧胳膊一伸,就把人捞进了怀里。


29



我……我再不吼你了,只准你吼我好不好?


怎么每次我想跟你出去吃好吃的,你都非要叫上林小酥呢?


30


好了好了我不说了,最后一句,就……其实你也不用怕,我在学校门口等你,就是想让你知道,就算放学时候再多人,我也只看得到你,找得到你的。



31


这天路灯比星星耀眼,那颗鸽子蛋就攥在手指间。


萧嘤嘤觉得自己非常过分了。


他一直享受着蔺飞飞从不给别人看的温柔宽宥,却从来没有以为自己是他的。


直到这一刻。那一点心照不宣被忽然打破。


他忽然意识到,自己早就该是他的了。



32


他从来想不明白究竟什么最能动人。


昨天放学在挫冰店门口看动画片,《大头阁主和小头皇帝》,里面那个大头阁主从来不知道什么是委屈,一切从心,此生不负风与月,也从来不觉得会被辜负。


是那个小皇帝让他觉得了。




33



大概最动人的,是那人敢越那一步雷池吧。


而他允许了。


  

34


蔺飞飞难得没使轻功,小心翼翼捧着核桃包和话梅小排到了萧嘤嘤他们班,却没见着穿红色校服的小人儿。


没来得及打听,便看见体育器材室门口围了好多人,穿的都不是金陵小学的制服。


蔺飞飞脑子里轰得一声,握紧了手中的药瓶便跑过去。


“这就是那个脑子有毛病的萧嘤嘤?”


“就是他,以前每天放学都对着空气讲话,像个白痴一样。”


“林小酥都死了多少年,骨头估计都烂了,着小傻子莫不是能看见鬼?”


“呸,这种疯子还能来上学,应该开除他。”


推推搡搡间,装胖胖球的柜子门被挤开了,一颗颗白色的小球像记忆的豆子,兜头把萧嘤嘤埋没,他跌跌撞撞想往外走,却被困在这一方小小的绝境里,怎么都出不去。


险些摔倒,正好扑在急得满头是汗的蔺飞飞身上。


“他们骗人的,小酥没死,对不对。”看清来人身上,他终于松开被咬出血珠的下唇,央求着开口。


蔺飞飞却什么也说不出。


他扔了手里的药瓶,把挣扎着的萧嘤嘤塞进怀里,紧紧捂住他的耳朵。



35


这世上如今根本没有什么林小酥。


是萧嘤嘤病了,病得很严重。


36


许多年前他和林小酥一起参加胖胖球队的集训,还没从车里下来就看到蔺飞飞了。蔺飞飞是他最喜欢的小学生运动员,每一场比赛他都有看,然后自己拿着牌子对着墙偷偷学,生怕被妈妈发现笑他害羞得像个女孩子。


他正纠结要不要鼓足勇气开口,身旁的小酥已经在跟蔺飞飞打招呼了。


这时他才想起,小酥才是金陵城里最天才的小运动员。而自己除了努力,好像从来没什么理由,被人记住名字。


他悄悄缩了手,藏在身后。


37


小酥那天跟小祁哥偷师去了,回来的时候不知道蔺飞飞他们狼牙队发了请柬,说明天到妙音女校打表演赛联谊。


“萧嘤嘤,明天爬不爬山,虽然听说那里不许小学生去的,不过‘无限风光在险峰’嘛,我得去看看。”


“可明天——”


“咋啦?你不敢去呀。”


“不是不敢,明天……”萧嘤嘤低下头,耳朵红得要命,“明天教练让我去游游泳,增加……增加协调性,对不起啊小酥,不能陪你去爬山了。”


他不能说他想见蔺飞飞。

——在没有小酥在身边的时候,让他看见自己。


38

  

如果哪天他不是自私的去见一直偷偷喜欢的人,而是陪小酥去爬山。那么好友失足从悬崖跌落的时候,自己是不是就可能拉住他呢?


萧嘤嘤不敢想。


从来就没有什么如果,他只好把一切都忘了,自欺欺人地假装林小酥还活着,就在他身边。


39


被蔺飞飞从学校小心翼翼抱回来,萧嘤嘤仿佛失了魂。


小脑壳木木的,两个脸蛋红得厉害,只知道裹着小被子发抖,水米不进。

哪怕莲香楼的流沙包、陶陶居的鲍汁凤爪、静妈妈亲手做的榛子酥、还有蔺飞飞烧穿了两口锅才熬出的鱼片粥,都没法抓住他的视线。


小酥明明就坐在桌子边晃着腿儿冲他笑,怎么所有人都偏要说他们看不见呢?



40


“萧嘤嘤!”


静护士最后一次红着眼把那碗糖芋苗端出门的时候,蔺飞飞再也忍不住了,哗啦一声站起身,走过去一把捂住萧嘤嘤的眼睛。


“你别再往墙角瞥了,根本没有人在那里,你什么都不许看,听我说……嘶……”


萧嘤嘤挣扎的指甲狠狠掐进蔺飞飞的手背里。


“不管你多不想承认,小酥都已经死了,那是一场意外,根本就不是你的错。”


顾不得被萧嘤嘤把肩膀咬得血肉模糊,蔺飞飞还是紧紧抱着他。


“可如果你继续放任自己沉在这悲痛里,让关心你的人担心难过,你才真是大错特错。”


肩头咬人的小混蛋渐渐松了牙,喉咙中逸出发颤的悲鸣,蔺飞飞忽然就心软了,他的呼吸那么烫那么轻,好像一个抱不紧,就从怀里溜走了。


  


41


“好了,为了鸽子蛋跟人打架的事,我也知道了,其实许多年前就该给你的,根本不是什么镇派之宝,是我娘亲留下来,让我送给喜欢的人的。”蔺飞飞有些不好意思地清清嗓子,可是怀里的人难得这么乖顺地躺在胸口,他舍不得松手。


“其实那天你在车上我就看见你了,走过去是想问你名字的,可没等开口你就下车跑掉了;

第二天其实根本没有什么表演赛,只有一封请柬,是我给你的,想带你去妙音女校门口的糖水店……吃红豆冰。”


42


萧嘤嘤在那只胖乎乎的手心里睁开眼,透过手指的缝隙向屋脚去看,小酥满意得从桌上跳下来。


“其实早就该走了,不过看到有人照顾你,我就放心啦。”


说罢嫌弃得瞪了一眼背对他的白胖子,潇洒万分地冲萧嘤嘤挥挥手,真男人从不回头看。


43


嘈杂和尖叫一点点消弭殆尽,萧嘤嘤又听到那样熟悉的鼓声了。


咚咚,咚咚。


他不合时宜地想起在挫冰店看过的动画片了,有晚风有夜雨,还有童话里才有的心上人。


头顶有个黏乎乎的声音,温柔地像是可以把整张脸买进去的棉花糖。

  

“不要怕生病,有我陪着你。”


44


萧嘤嘤重新闭上眼睛,再那块被他眼泪浸湿的前襟上蹭了蹭,专心去听那鼓声。


有他陪着,总会好起来的。


海棠花很美,雨声很美,动画片吵吵闹闹的放着大头鸽主历险记,搪瓷碗里盛着软绵绵的红豆冰,这时候多加一勺椰奶该很好,初吻也该很好。


45


我们大概避不过许多种离别,但所幸春风如酒,有情人尚在人间。


END

评论(34)
热度(284)
  1. mildness_凌暧不要停 转载了此文字

© 不要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