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停

不辞冰雪

【楼诚】梦魇

 @楼诚深夜60分 

Warn:假装看不懂自己的ID

《梦魇》


“阿诚,桂姨也老了,你看能不能……”

“阿诚哥,你就原谅桂姨吧。”


熹微的暮色从身后的窗子照进来,明诚牙关紧了又紧,还是把手里那件棉袍展开来。青灰色的料子,棉花填得倒也是极厚的。那一针一线,像是蜈蚣的细足,从土壤里把那些苦痛和惊惧从梦魇尽头一点点挖出来,上一件桂姨给他做的棉袄,里面只塞了些陈的棉絮,稍大些的风都抵挡不了,被明镜给他从身上拽下来时,落了一地被他偷偷藏进去的碎饼干,又硬又霉,无地自容地从稀疏的针脚里窸窸窣窣落下来,那些针线连着皮肉,每一次牵扯都疼得人倒吸凉气。


他霍得起身,像是看也不愿再看一眼那件棉袍,径直向浴室走去。


中山装立领的扣眼直逼咽喉,明诚的手指一粒粒解着,连同那件与大哥一起定制的衬衫扣子一同剖开,如同剖开一层又一层伪装,露出坚实而软弱的胸膛。明诚几乎觉得自己是有些可笑的,桂姨第一次对他讲起往事,说自己去孤儿院寻回亲生儿子时,他跟着问:“我就是那个孩子?” 直到听见连那孩子也不是他时,明诚才错愕得发觉自己手心起了多少忐忑的冷汗。


明明只有恨意和苦痛,恨不能被从里到外浇筑一个全新的生命,却还是忍不住希冀,那点微不足道的血脉能有一个确定的归处。


他的手指在腰腹处顿了顿,还是利落得脱下两件上衣,手指从自己腰腹处狰狞的伤口移开,打开水龙头猛地将凉水灌在头顶,压抑着蠢蠢欲动的太阳穴,不去想这些十岁以前就有的疤痕是怎么留在自己身上的。


明楼便是这个时候走进来的。


明诚猛得起身,冰凉的水珠也落了一些在他头上,他一步步走近镜子里赤裸着上半身的阿诚,笔挺、精瘦,嘴唇因突如其来的冷意颤抖着逸出喘息,他额前的碎发和被打湿的睫毛交错在一起,引导着冷水汇集成柱,流经胸口没入腰腹,让人不自觉留意到每一道肌肉的线条,都仿佛有造物主下流的刻刀经过。


明楼注视着阿诚再冰冷空气里渐渐泛红的皮肤,用温热的掌心盖住他腰腹处的伤痕,并没有用力将人拉近,而是将自己的一身西装革履轻轻贴在弟弟赤裸的皮肉上。


总有些时候,对着这个孩子,他比对着明台时还容易心软的。


“阿诚,只要你开口,我就把她送走。”


“别说了,大哥。”明诚忽然伸手抽了架子上自己的衬衫,退出了大哥控制的领域,头也不回往卧室走去。他承认自己这个举动有些烦躁和负气,毕竟有些事,越是明楼摆在他面前,他越不能伸手。


而明楼比谁都更清楚这点。


没人拿睡衣,明长官自然比平时晚了几分钟才走向床边。他拿了在加路塞尔桥的旧书摊上淘来的那本书倚在床头,右手边的阿诚一动不动缩在被筒里,眼睛却是睁着的,晕黄的光线将他的睫毛和瞳孔都染上了些琥珀色。


明楼知道很多时候,对着这个孩子,他甚至不仅仅是会心软的。


台灯的光圈随着拇指食指的碾过渐渐缩小,最终在“咔嗒”一生里终于消弭,让位于牛乳般的月色。


明楼叹了口气把人拽进怀里。阿诚挣扎不过,只好任凭被筒里那点热气四散,被人安抚得扣着肩胛,将鼻尖埋在大哥颈窝里,一下一下深深喘息着。



明楼晓得这孩子从小心思重,受了委屈也决计不吭声,也拿他没有办法,伸了伸两条长腿将人困住了,腾出一个掌心去一点点摩挲他的后脑。


“委屈你了,只是接下来,我们还有更多硬仗要打。”


明诚没有吭声,却也没挣开明楼的手,神经绷了一整天,表面虽仍是进退得宜、平稳持重,但实则情绪起伏也大,竟然就在明楼的安抚里这么迷迷糊糊睡过去了。


早上醒来,明诚皱着眉想动,却觉得被窝里热烫得厉害,颈子额头都起了汗津津的湿意,睁眼才发现自己整个人仍伏在明楼身上。


他已经许多年没有这样醒过,大概是刚被大哥领回明家的时候,身量瘦小、神情总是怯怯,夜里虽然从不乱动,但手冷脚冷、觉总是很浅。于是明楼就把他抱在身上睡,四肢都暖着,才勉强能囫囵入梦。不过后来渐渐抽条长高,筋骨也变得结实,怕压着大哥睡不好,就再不敢造次。


直到昨夜,恍惚又回到十岁光景,不知是不是连胡话也说了几句,每寸骨骼皮肉,都只敢交在一人身上才能浑沌睡去。


明诚发觉自己的腿根被明楼用大腿紧紧压着,腹股沟都浸着缠绵的汗液,彼此的下身原来一整夜都被两人紧贴在一起,透过棉质的内裤,在清晨特有的膨胀里蠢蠢欲动,不自觉传递给对方热度——看来大哥早早规定二人不许同被而眠,也不光是为他自立着想。


明诚涨红着脸微微一动,想拉开些距离,却让整晚都睡得难受的明楼发出一声低吟,沙哑而有磁性,一下下搔着明诚的耳膜——


他叫的是,阿诚。


明秘书认命得想,新政府真应该出台法令,禁止新政府官员说话使用气声。


不过此刻有更夺人目光的东西引诱着他,明诚润着眼睛,凑向明楼蹙起的眉头,抬头便用鼻尖去蹭。仿佛舒开那结,心里头也就只剩了坦荡熨帖。



——遇到明楼之后的十七年以及更远,他都只被允许在安眠中醒来。


哪里还会有什么梦魇。


END


醒来后明长官表示,昨晚动也不敢,睡得四肢僵♂硬,需要舒活舒活筋骨,抖擞抖擞♂精神。

评论(19)
热度(256)

© 不要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