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吸

人间雪,白云客

擦香香

冬天来了,北风呼呼得吹着,像小刀子似的,往小朋友们脸上刮着。

昨天跟大班的林书书打完雪仗,萧景琰觉得脸上湿乎乎的,被风一吹,早上起来就觉得脸火辣辣得疼。

静妃娘娘见了,说这是脸皴了,从梳妆台抽屉里拿出一个青瓷罐子,盖子打开,一阵甜丝丝软绵绵的味道。

“娘亲,这是什么呀?”
“娘给景琰擦香香,这样小脸蛋就不疼了。”静妃娘娘手生得美,指尖挑了一点搓开,就揉在了景琰脸上。

景琰毕竟是个中班的大孩子了,有些害羞,围上围巾背起小书包,就坐上了门口的娃娃车。

前面没位置了,他很自觉往后走,今天风大,好几个小朋友身上都有香气,茉莉的,百合的,玫瑰的……大概他们娘亲都给他们擦香香了。

最后一排只坐了一个小朋友,好像又去打雪仗了,衣服角都湿乎乎的。萧景琰眼尖,看他脸蛋上红彤彤的,似是又痛又痒,还拿小脏手使劲去搓。

萧景琰脱口而出,“蔺晨,你脸皴了,你娘亲没给你擦香香吗?”

“我才不用呢。”那小孩听了这话,忽然别过脸去,不作声了。

“哎……你……”

萧景琰看他不止脸蛋红着,眼角好似也有点红,顿时心里七上八下,四下摸摸口袋,方才走得急,否则就拿上母亲那罐雪花膏了。

捻了捻手心,有点滑腻,却也不够,萧景琰小朋友一着急,凑上脸去,轻轻挨上了蔺晨小朋友的脸。


甜丝丝,软绵绵的,有一点凉,又有一点烫的。

不知为什么一整个冬天,蔺晨小朋友每次见到景琰小朋友脸都红彤彤的。

娘亲说,脸被风吹红了,就要擦香香的。


评论(33)
热度(290)

© 不要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