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吸

只存文

【楼诚】宝贝

WARN 刀

崔平阳还记得,明诚从方叔叔手里把她和哥哥接回家时,她刚上中学。

那时‘百花齐放’的口号喊遍了上海每所学校,她穿着二伯找人给她定做的英式小裙子,跟大伯学着了好些法语。伯禽说了,自家小妹就是最好看的一朵小花。

后来不知怎的,什么都变了。

她不能再看法语和歌剧,花枝招展的衣裳都要暂且收起来,从前的戏院里也只能看看样板戏。

大伯不在家里了。哥哥早先也去了苏联。



平阳一直知道二伯是个固执的人。

只是她并不知道,在明诚心里,那个人们口中的“走资派”“老无期”始终是那个于绝境中求索光明的明大教授,是那个举重若轻暗藏锋芒的明长官,是那个于无声处渡江海的大哥,是他最亲密的爱人同志,是他心里的——

宝贝。




Click Here For More


评论(16)
热度(79)

© 不要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