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吸

只存文

【楼诚】信

WARN 刀



明楼环顾书房,台灯,门锁,一一拿字条写好了,记得关灯,记得落锁。

字迹虽腕力显得虚了,却仍称得上端正而有筋骨。

是他明楼手把手教的赵体。

明楼缓缓吐了口气,怕气息太强就惊破了这灰尘里的静谧。他的目光投向玻璃板,却见着一个信封。

弟 明诚 启。

明楼在信里用最严厉的字眼要明诚与他断绝关系。

他是明家领养的孤儿,也是受过压迫的仆人,成份到底与明楼是不一样的。旁的什么事也推说是明楼逼他做的,也不是讲不通。好歹保住他好好活着,未来才有指望,平阳和伯禽也能有大学上。

可明诚接了信便连夜赶到了炼钢厂,在一堆人里一眼认出了明楼。明楼几乎气得发抖了,巴掌没轻没重得往弟弟身上落,要把他撵回去。

明诚咬着牙一动不动,岁数不小的人了,梗着脖子一下子跪在明楼跟前,眼睛亮晶晶,可怜巴巴和着血丝,呜咽得像只无家可归的小动物,

“大哥,我害怕,您别不要我。”

和他十一岁时一样。
明楼再也硬不下心肠。




Click Here For More


评论(16)
热度(127)

© 不要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