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吸

只存文

【楼诚】油画

WARN:你们说是就是

私设有参考电影归来

  @清扬檀木 您收好。下周见。 


明诚手中抱着那幅画。他把手轻轻放在画框外的玻璃上,一点点摩挲着画上什么地方,眉峰悄悄扬起。看孩子们都不在旁边,温柔而小心的,低头将嘴唇印了上去。


——那繁复而厚重的油彩里,明楼几乎要分辨不出,那几笔,是当年自己由接过画笔,亲手涂抹上去。


“我想我以后的家,应该就是这个样子。”

他想起自己说过的话,像是穿过了满是尘埃与苦难的年岁,依然柔软弥新。

这份柔软,因为眼前这个人,还活着站在这里。


情不自禁,明楼想从背后去拥抱住他的弟弟。

手臂刚刚从他身后箍住,明诚却像是突然惊醒,以为有人要来抢夺他的至宝,牢牢抱着画框,便是剧烈的挣扎。

明楼再不敢刺激他。一点点退出书房。

走到门框踉跄了一下。

无论如何想躲闪,还是瞧见了明诚那满眼的戒备与堤防。


对着他的堤防。



“大伯,也不要太操之过急了哇,二伯总会记起来的。”平阳犹豫了一下,还是出声提醒。

毕竟明诚抱着画框兀自睡去,后半夜竟发起低烧,一阵手忙脚乱才退下去。
也不知这样的折腾,老人家还能经得住几回。

明楼“嗳嗳”地应着。
平阳忽然觉得自己太过残忍,这么些日子,她还第一次见到,灯影下明楼的脊背,稍稍佝偻了下去。



夜尽天明,远方隐隐透出些光。
他们一生中曾经一起静默地熬过许多这样的夜,也盼过许多次这样的晨光。


“大哥错了,不该逼你太紧,”明楼轻轻说着,拇指缓缓摸索过弟弟的眉毛,“我是太想你了,阿诚。”

“认不出来,便认不出来吧。”

“至少我还始终认得你。”


他悄悄俯下身,亲亲明诚紧闭的眼睛。

他的阿诚。

他的兄弟。

他的爱人同志。




Click Here For More

评论(28)
热度(141)

© 不要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