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怂

不辞冰雪

嘤嘤外传

雷爽文,辣眼睛。不是同人,什么都不是。

15.

糖葫芦还没吃一口,忽然便有身手敏捷的黑衣人掩了他的口鼻,挣扎两下,迷药发得更快,须臾就视线模糊,不省人事了。


16.

幽幽转醒,萧嘤嘤发现自己被缚在梨花木做的床脚,正欲挣扎,忽觉身畔摇晃,猛得看向窗外,自己竟在一画舫之上。

要命的是,船非过河向南去往金陵,而是顺流而下往东去!

萧嘤嘤急得眼泪都要下来!

一路心酸坎坷才走了这些路程,眼看这般远去,萧嘤嘤记得拼命站起身来,却听“砰”得一声,额头正装在床顶,霎时眼冒金星。

晕头胀脑间,耳边有声音低呼,“看,那小戏子醒了,快给徐公公送去,他老人家最爱听戏!”


17.


萧嘤嘤听得这句,心里咯噔一下。

狠狠握紧了小拳头,带点英气的眉毛也蹙成一团。

他这一路北上,可没少听这徐公公的大名!



18.

元祐十四年,武帝亡国。

这位徐公公并未以身殉了故国旧主,反而待敌军攻破金陵,降了新帝。

此后新朝迁都,金陵便被弃作废城,徐公公谄媚事新君,不日便声望日盛。

南方数郡惨遭亡国,飘零度日,思及归降苟活以求荣华者,无不暗啐一句“阉狗”。


19.

“放开,我不唱!”萧嘤嘤怒目圆睁,咬牙道,“我死都不要给那个——”

话还没说完,脸上就结结实实挨了一耳光。

“小蹄子,唱不唱可由不得你!”




20.

擦了嘴角的血痕,萧嘤嘤再不挣扎,暗地里却下了狠心。

若真去不了金陵,活着便也再无意趣。学了一辈子戏,唱的皆是男儿大义,既无缘在戏台上当个名角儿一展乾坤,生平最后一出戏,也要从了自己的心,绝不做他人玩物。

这样想着,他挣了身侧人的手,抬手挽了头发,抬起下巴挺直腰杆,

“在哪里?我唱便是。”


Tbc

评论(14)
热度(102)

© 不要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