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吸

人间雪,白云客

嘤嘤外传

60.

“说时迟那时快,誉王这边儿万箭齐发,箭雨兜头便来!却见那靖王殿下立在马上岿然不动,腰间利刃出鞘,银弧一闪边生生挡下一片箭矢!
他一声令下,纪城军紧随其后,杀声震天,所到之处血肉横飞,红色的披风饱饮血肉,在呼啸的北风里掠过誉王狰狞的面庞。拨开那披风,誉王抬头瞧见他那素来轻视的七弟,眉如锋刃,目如冰雪。”


61.

萧嘤嘤听得痴了。


戏台上演的,不过红衣束发的小公子,亦或垂垂老去的帝王,他从不知道,大头阁主认识的那个小皇帝,也曾是个铁骨铮铮的战神。

他想起自己在戏台上耍的那几式花拳绣腿,脸上忽然就臊得通红,兀自眉头紧锁,任凭蔺飞飞把糖芋苗都伸到他鼻子下头,也依然没回过神来。


62.

蔺飞飞心想坏了,才一会儿不见,他的小祖宗被鬼招了魂去了!

“哎,”萧嘤嘤忽然开口了,指着唾沫横飞的说书先生,“那个靖王殿下,真像他说的那么厉害?”

蔺飞飞哽了半天没说话。

不知怎的,竟鬼使神差点了点头。



63.

萧嘤嘤一言不发回了家,从床底下翻出放鸽子蛋的小匣子,在夹层里是他辛苦唱戏攒的那些个身家,扭头就到集市上买了一把宝剑和一本简谱。



此后俩月,沉迷习武,日以继夜,不能自拔。



任凭他蔺飞飞把榛子酥捏成一只只栩栩如生的小鸽子,从巴蜀小贩那里买来甜皮鸭,都动摇不了萧嘤嘤修炼成为武功高手的决心。



64.


近日萧嘤嘤五更便要出门练剑,为防止蔺飞飞缠在身上不让人起来,已经多日不许他上炕亲亲抱抱了。



今夜看他睡熟了,蔺飞飞轻功一使,从吊床上悄没声儿落下来,蹑手蹑脚掀起嘤嘤的被角,从背后把人揽在怀里。



这人呀,真像个硬疙瘩,倔劲儿上来十头牛都拉不回,得抱在怀里好好焐热,兴许才能变得软和。


65.

月亮从云朵里跳出来又钻回去。

萧嘤嘤在身后均匀的呼吸声里静静睁开眼,才转过身来,蔺飞飞一皱眉头,在梦里将人搂得更紧。

胸口贴着胸口,暖得让人舍不得挣开。

萧嘤嘤轻轻抬起手来,拇指摸索着飞飞英眉骨和鼻梁。

他可真好看呀,英挺里带点风流,岩岩若山上松,这尘世的霜雪,好像永远也落不进他的眉眼。

66.

心口忽然就又酸又痛。

蔺飞飞,每次你这双眼睛望过来,看的究竟是我,还是那个殉国而死的心上人?

TBC

评论(19)
热度(114)

© 不要吸 | Powered by LOFTER